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中梵史上最高层会面,惟双方公告显得不搭调

时间:2020-03-03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梵蒂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方的外长在二月十四日会晤,成为两国关系有史以来最高级别的官式会面。有人形容这是二零一八年,中梵就主教任命达成临时秘密协议(下称《协议》)后,两国关系稳步改善的表现。但从双方的官式公告来看,两者是否在同一调子呢?

中国外交部的公布表示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慕尼克,「应约会见」梵蒂冈国务院与各国关系部门秘书长加拉格尔(Paul Gallagher)总主教,而梵蒂冈的公布则没有表明这一点。

 中方愿意应邀出席会面,相信是因为早前教廷捐赠了七十万个口罩给国内的疫区,包括福建、湖北和浙江,而且希望透过与梵蒂冈的国际地位,为中方就疫情做些事。

从中方的公布中,王毅首先谈及的是疫情,之后才提到《协议》,表明了疫情才是这次会面的主题。中方希望梵蒂冈「会发挥建设性作用,推动国际社会以客观、理性、科学态度,支持和配合中方抗击疫情的努力,共同维护世界卫生安全」。

目前多个国家对中国实施不同程度的出入境限制,是对中方防疫工作投下不信任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十分紧张疫情对国家经济的影响,不但高调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中国经济韧性强劲,内需空间广阔,产业基础雄厚,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而且也向外国元首派定心丸。

习近平亲自致电英、法元首,讲述中方的防疫工作和经济情况。因此,这次王毅的任务,相信是希望借梵蒂冈的在国际社会上发放一些有利中国的正面讯息。

至于《协议》,按中方的报道,将其放在疫情之后的位置。

不过,梵方的公布则恰恰相反。梵方首先形容会面是「这是七十年来未有过的一次官方会晤」,并指「会谈是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的,回顾了双方往来随著时间取得的积极进展」。

其次梵蒂冈指会谈「尤其强调」了《协议》的「重要性」,「同时重申继续进行双边机构对话的愿望,以此促进天主教会的生活和中国人民的福祉」。在同一段落的最后才以「此外」来提及疫情,并讚赏了中国对疫情作出的努力。

从中梵双方公布的铺陈来看,这次的会面为两国的关注点是不同的。

《协议》的成效

从两份公布的内容,另一差异就是对《协议》的表达。虽然双方都有触及《协议》,但似乎有所分歧。

中方强调了《协议》「取得了积极成果」, 然而,梵方仅指会面强调了《协议》的「重要性」,并没有提到成效。

由于《协议》内容保密,暂时只知道它是关于中国主教任命,而且是临时的,以两年为限,真正的成果外界无从判断,不过既然中方宣称「取得了积极成果」,那会是甚麽的成果呢?

就中国主教的动态而言,自《协议》签定之后,八位由中方自选自圣的非法主教得到了教宗的宽免,而且其中两位更得到原为教区主教的「让位」,获梵蒂冈任命为教区正权主教,他们分别为福建省闽东教区詹恩禄主教和广东省汕头教区黄炳章主教。就以上而言,中国官方主教不单得到梵蒂冈承认,部分更加在教区有实际治权。

反观梵蒂冈,就协议中得到了甚麽呢?参考时任香港教区主教的汤汉枢机在二零一七年的文章《从教会学角度展望中梵交谈》,除了主教任命这核心问题外,还有后续问题:如何解决「爱国会」的问题;如何处理违反教会法的七名「自选自圣主教」;如何促使中国政府承认三十多位地下主教。

我们可以从这四点来评价。第一点主教任命。自协议而来,中国只有两位神父晋牧,分别为内蒙集宁教区姚顺主教和陕西省汉中教区婿红伟助理主教(婿主教已于今年一月十八日就任为正权),他们二人都是由主教选举中产生的,但据天亚社的消息指,两人早于《协议》前已获梵蒂冈任命,意思即在双方签订临时协议后,未有一位主教是从中方强调的「自选」中产生。

第二点「爱国会」问题。时任万民福音部部长的斐洛尼(Fernan鞭o Filoni)枢机在去年二月接受《梵蒂冈新闻》网/访问时表示,不愿再听到强迫加入爱国会的消息,而同年五月份教廷驻香港的代表何明哲(Javier Herrera-Corona)蒙席至函福州教区地下团体时,也表示爱国会问题仍在谈判桌上。

至于如何处理七名「自选自圣主教」的问题,在前文已提及,在此不再重覆。但值得留意的事,黑龙江的岳福生和安徽的刘新红两位主教虽获宽免,但目前仍未有教区的治权。

还有承认地下主教,《协议》至今只有两位地下主教得到中方承认,分别是河南省南阳教区靳禄冈主教,和广东省汕头教区庄建坚主教,后者更是获中方承认后马上荣休。中方承认地下主教的进度会否就是梵方没能说出「积极成果」的原因呢?

由是观之,梵蒂冈就这临时协议内容没有得到多少的成果,但其「重要性」依然存在,就是能够保持「继续进行双边机构对话」。至于今年九月,就是临时协议两年期届满的日子,按常理,双方都会检讨协议的成效,再看看下一步怎样走下去。

这次梵蒂冈在疫情中伸出援手,能否换来中方更多的让步和落实更多协议内容的具体工作呢?实在令人拭目以待。
 __________
 撰文:凌博玉,一位香港天主教徒。
 
上一篇:中梵建交对台威胁再起? 王毅首会罗马天主教廷外长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债千万,导致无法支付修道人生活费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