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陈日君枢机:坐下来,整理一下讯息

时间:2019-02-26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一个月前我去了美国圣母大学讲解我的新书,又去了华盛顿代表(国内国外)共产主义的受害者领受了一个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也领受过的奖牌。返港后忙着过年、拜年。今天坐下来,看看那些吞吞吐吐「从牙膏管里挤出来的」中梵讯息,似乎可以整理一下了,也为考虑我是否到了该「收声」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说明我不会「造反」或出来「骂」教宗。

我说过:如果教宗做了我的良心以为是不能接受的事,我会开始「隐修」,因为在这情形下我已不知怎样回答别人的问题了。我不能说教宗没有错,那会违反我的良心。我也不能说教宗错了;这不是因为教宗不能错。教宗祇在以他最高权威教导信德道理或伦理原则时不能错,在其他事上他是会犯错的(最近他在智利犯了大错:有人向他投诉有神职人员性侵孩童,他指他们毁谤。事后查清他们讲的是真话。教宗很勇敢,出来认错,并向那些投诉者道歉,很伟大)。当然很可惜的是他身边的人没有帮助他避免这样的错误(在这里也值得提一提:今天是建立圣伯多禄宗座庆日,弥撒中读的是玛窦福音,耶稣申明他建立教会在伯多禄这块磐石上。正好前一天[常年期 第六周 星期四单数年]的福音是马尔谷福音。那里记载耶稣称赞了伯多禄后,伯多禄因为爱耶稣想阻止耶稣去受苦受难。耶稣严厉地责备了他,因为他在这事上没有明白天主的圣意)。我不会向大家说教宗错了,尤其对个别的事件,我绝对不以为自己有资格肯定教宗错了,我更不会「造反」或「骂」教宗,按会祖圣若望鲍思高的精神我们是「保皇党」,绝对不会对教宗失敬,我们彻底维护他的权威,尽管有时似乎他也不想我们出来维护他的权威。

(一) 关于任命主教的中梵协议

九月廿二日梵蒂冈公布中梵签了一份关于任命主教的协议,协议内容保密,我们无法知道。当然协议的一些细则也曾流传在传媒间,使我们不能放心;但那是一些流言,教宗拍心口说「放心,在这事上最后一句话属于教宗!」我们就算担心也不需要批评教宗了,他无意将任命主教的权全交给无神政府!

(二) 那七位非法、被绝罚的主教合法化了

教宗先取消了绝罚,欢迎他们返入教会的怀抱。教宗相信他们忏悔了,他宽恕了他们,这是慈父和孩子的个人关系,超出我们的批判。他又给了他们主教职权。虽然我们相信他们曾做过一些严重的错事,但任命主教是教宗的权。虽然我们看来信任那七位是冒险的,但教宗可以有理由付出信任。我们祇有祈祷,希望那七位真的回头归正了。

至于那两位合法而被逼让位的主教,我们知道教宗也是为顾全大局被逼命令他们让位的[他给我说过本想避免重演敏真谛事件Mindszenty)]。两位主教的牺牲是很沉重的,但教宗有权这样做。他们也以信德接受了。

可惜有人在胜利中乐极忘形,也实在太嚣张。那姓黄的竟带了一批他的人马,也请了地上教会的高官去隆重「宣布庄主教为荣休主教」(已伤害了人,还加以侮辱),还好那老人家清醒,拒绝和他共祭,说「结婚要隆重庆祝,但现在是离婚呀!」

我们同情那七个教区的教友,他们要有很大的信德去接受那七位「牧者」,希望他们的牺牲能造出奇迹:愿圣神改化那由迷途亡羊成了牧者的七位。


在这合法化的程序上教廷似乎没有遵循教会正规。任命主教本该有一封教宗任命状(以前也常有,就算祇在更衣所读出),任命状也该让大家有机会看到,正常的方式是一个就职典礼。这一切都没有了,祇有一篇《罗马观察报》的文章,也不是教廷发言人的声明。

看来是教廷害怕再次惹怒中方。秘密协议签署后教宗说「在任命主教事上教宗有最后话事权」,教廷的先知们大呼胜利,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突破:「中方终于承认教宗是天主教领袖了」!但看来是个误会,中方并不同意,他们在协议上故意避免了这些字句,这边用这些字句激怒了他们,他们的回应是「一会一团」发言人的声明:「我们坚持原则:独立自办教会,服从党的领导!」还有那隆重的、众多主教参与的庆祝会,庆祝首次非法祝圣主教的六十周年纪念!这不是给了教宗两巴掌?

如果为七位主教写任命状和办就职礼,对方一定会说「我们早已任命了,现在祇需你承认!」教廷以后做事也祇能偷偷摸摸、马马虎虎了(跪低了)!

(三) 地下团体的命运

按可靠的数字地下教会人数多过地上,再加地上的对教会忠信的份子,健康的教会一定是国内教会的多数,他们现在又失望,又担心。

政府早已在去年初说:从二月一日起不再容忍地下教会,地下已不能有圣堂,没有了圣堂也不准在家里举行宗教仪式。很多神父已自我失踪,轮流在教友家里为少数人秘密献弥撒。政府人员说上来吧,签字吧,加入爱国会!教宗已同意!

地下神父、教友们很徬徨,不知是真是假。有些地方神父已分裂:有些决定到地上去,有些说情愿回家耕田,也有神父说不做神父了。有人问我他们该怎么做?我说讯息未确实最好不要动。

教宗在九月廿六日的文告中似乎已鼓励「合一」(教宗本笃鼓励的是修和――心灵的修和,因为合一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们的善意不够,需要对方的善意),但没有说清楚怎么样,在哪里合一。在地上吗?在爱国会内吗?不是有人说过签约后,他们还是在鸟笼里?

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斐洛尼枢机(Cardinal Fernando Filoni)二月二日接受了访问,讲了不少话。我希望能抽空和大家分析他的讲话。有一句话他讲得很响亮:「内地官员不该逼神父、教友入爱国会」。他讲了话已多天,直到今天没有声音出来反对,看来教廷在这一点真的还未让步,感谢天主。

希望有一天爱国会真能成为历史遗迹。不要换名不换事实(凌驾主教团的政府架构)也不要留此名而祇稍作一些美容改正。真正的宗教自由才益国益教,这也是普世人民的基本权利!让我们祈祷!愿圣神引领教宗把住这个关口。

二月廿五日 写完

雷主教,高神父殉道瞻礼日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完】来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坐下来,整理一下讯息

上一篇:“天主子民的信仰意识使在中国的教会免于裂教”下一篇:帕罗林枢机:实际执行与中国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