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被窥觑的教会房产

时间:2010-09-05  来源:吾讲斯美  作者:修成铁 点击:

免责声明:本文所举之案例,除吾人所在之沈阳市方济各.沙勿略总堂(既俗称的三经路堂)外,全部来自互联网,本人并未亲自去一一核实。如有冒犯当事人之处,吾人会及时提供原文链接,请直接找原作者问责。

阿Q曾经说过: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

天主教会大可发扬阿Q的精神,对别人说:我们先前,也殷实过!

欧洲的天主教会曾拥有大量土地,不幸被“宗教改革”和“大革命”革得所剩无几。中国的天主教会也曾有过不菲的家底。你想啊,在万恶的旧社会,我们有6000多圣堂,2000多所小学,900余所中学,三所大学,550多处育婴堂,还有医院等其他设施。单单房产,就值些银子。

新中国成立初的三十年,经过历次运动,教会房产被悉数充公。到文革期间,只剩下傅铁山神父主持的北京南堂。宗教政策恢复后的,教产也随之被恢复一些,  但比照建国后损失的,十之一二吧。

这几年,全国各地大拆大建,天主教会也难独善其身。教会内经常会爆出西安修女被群殴、东胜天主堂被偷拆、原永平教区(永平教区在哪儿,教友可查一下维基百科)主教府被卖一类的新闻。而且随着我国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升温,我们会有更多的教产被卷入“经营城市“的滚滚洪流之中。教会的房产如何保值、增值应引起教会管理当局的高度重视。

教会房产命运多蹇,最重要的原因,也是不用说地球人也都知道的原因,就是这几年排山倒海的城建步伐。地方政府需要通过一拆一建赚取土地出让金并增加GDP,开发商需要赚取最大利润。在这场博弈中,教会团体处于绝对的劣势。一个三流的开发商,可以将一个规模较大的总主教区的神长、教友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当然了,各地纷纷地“靠卖地增加GDP”对教会而言并不一定是绝对的坏事。不知列位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这几年个别“地下的”或“半地下的”教会竟然能不停地建堂、建培训中心,闽东教区竟能建七层楼主教府!这种现象不难理解,“地下的”或“半地下的”教会只能在“山高皇帝远”的农村建堂,村里的人见钱就把地卖给你。

我所在的沈阳市三经路天主教堂被拆迁七年没能回建,因为我们教堂的原址属于沈阳市较繁华的地段,因与一个不入流的开发商合作,他家根本没实力拿出上亿的资金来运作他所描绘的项目。而这期间沈阳市天主教会却在辉山、于家、马三家等“偏远之地”建立了新堂,因为这些地方地价较低,教会勒紧裤腰带拿出的钱对村里就是不菲的收入。

据说岳神父主持的“黑龙江教区”以“气吞万里如虎”在郊县买下七百多亩地。二十年后会检验出“黑龙江教区”当家人的眼光。

说这些,就是想提醒教会管理当局,应对当前的政治、经济形势有较好的研判。运用得当,能使微薄的教产保值、增值。运用不当,会将祖宗留下的家底赔光。

还有一些教产是因教会内部人员管理不善而被迫“贱卖”了。房屋,是“有生命”的物件,由基础、维护结构、屋面、上下水、电路等系统组成,任何一环出现差错都会影响房屋的使用效果。如果出现漏雨、渗水、水管破裂、漏电等重大事故则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房产管理人员应有焦裕禄般的敬业、王熙凤般的精明、先总理周公般的细心。管好了,会带来源源不断地收益,“包租公”的日子赛似神仙。管糟了,管理人员疲于应付,甚至要包赔用户的巨额财产损失。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圣经中“塔冷通的比喻”。拿十个塔冷通的仆人赚了十个,拿五个的赚了五个,那拿一个塔冷通的一个子儿也没赚到,连手中仅有的一个塔冷通也被夺去了。

我见过拿十个塔冷通赚十个的仆人。宁波教区下属某铎区的教友曾说:解放前有教堂的地方,我们全恢复了;解放前没有的,我们也建了教堂。他们现有十三处堂点,八十年代恢复宗教政策后,他们就将教堂恢复;千禧年以后,他们又对一些教堂进行扩建。我曾和这位教友长谈,最后得出三点经验:其一、宁波教区对经济事务管理有方;其二,该铎区教友素质较高,教师、医生等知识分子不在少数,大家群策群力、各显神通,事就成了;其三,这些堂显然不都在主城区,如选址乡镇则相对容易建成。但话说回来,浙江省这几年制造业飞速发展,土地供应极为紧张,批一块宗教用地殊非易事。

而有些老教区,房屋古旧,今天漏雨、明天没水、后天暖气管道爆裂。房屋管理人员掐指一算,修房子的费用甚至超过房租钱(特别是房改前有代管户的时代)。干脆,头疼斩首、脚痛跺脚!处理得了!如果此时来个巧舌如簧的开发商,两家就会一拍即合。前几天,冀东北的一些教友在“长青家园”实名发帖,谴责刘、方二牧将原永平教区主教府、修道院的500余间房屋卖了,教区管理人员出来答辩,就是“房屋漏雨、无钱维修”。七年前,我所在的堂区也是近似的理由教交给开发商的。

说到这里,联想塔冷通的比喻,我不禁想起《天下无贼》当中黎叔说的话:二十一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啊!

当然了,教产的另一损失途径是教会教会内的内奸贪占,孱头败家。天主教会从十一世纪开始既要求所有神职人员度奉献生活,并严格执行至今。之所以这样要求,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神职人员免去家世之累,一心一意为教会服务。然而,新中国成立后,教会搞了革新运动,一些俗人(好像用“平信徒”这个词不确切)占据了一些教会的高位,俨然是教会的主人。这些“主席”也好,秘书长也罢,毕竟要传宗接代,子子孙孙无穷匮焉。他们需要为子孙后代留点什么,啥最值钱,房产啊!所以就有西南某直辖市的教友在网上谴责他们的“主席”侵占教会多处房产,湘江流域某省总主教区也有类似问题。

当然,还有的教会虽然是神职人员掌权,可能力不行。如这几天“天主教在线”有教友反映陕南某教区的房产越来越少,以至于神父、修女回主教座堂办事需要住招待所。

我唧唧歪歪说了这些话,就是想抛砖引玉,引起教会神长、教友的共鸣。如何利用守好祖宗留下的这点家底?

上一篇:甘浩望神父与民间团体 要求内地与台湾取消死刑下一篇:亚洲天主教友大会于9月5日闭幕,宗教自由是大会讨论的中心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