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普世教闻

专题:天主教会某些神职人员性丑闻追踪(10月18日更新)

时间:2010-10-19  来源:网络汇集  作者:网络汇集 点击:

 教会抵制司铎性侵犯的规范更加严厉、“透明”


今天正式公布了《严重罪行处罚条例》的修正案。突出案件审理过程更加迅速、有效期延续至二十年、罪行划分;司铎“以某种形式和某种工具”私藏和散发性侵犯儿童的色情材料。修正案中还涉及违背信仰和圣事的罪行

(亚洲新闻通讯讯 2010年7月15日)

今天圣座信理部正式公布的《严重罪行处罚条例》修正案中最为重要的内容调整为案件审理过程更加迅速、有效期延续至二十年、罪行划分;司铎“以某种形式和某种工具”私藏和散发性侵犯儿童的色情材料;圣轮法院可能纳入平信徒、对智障人士的侵犯等同于对未成年人的侵犯。

个中没有涉及的,也是舆论争议较大的问题是与民事当局合作问题。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隆巴尔蒂神父就此表示,“应该考虑到现在发表的这份条例是法典刑事条例的组成部分。其本身就是完全的、与各国的完全不同”。

这份文件是教宗本笃十六世于五月二十一日正式批准的。而且,不仅只限于性方面的犯罪,还包括了背叛信仰(即异端、背教、裂教、恶意散步和录制告解圣事内容、祝圣女性)方面的罪行。事实上,今天公布的新文件并没有很多新内容,而是对现行条例的补充,补充圣座信理部的《严重罪行》条例使之更加规范、有序。

在纳入的新内容中,隆巴尔蒂神父着重强调了加速案件审理过程。此外,是“简化以往的问题,充分考虑到教会局势的演变。例如圣轮法院成员不再仅仅是司铎,也可能是平信徒”;对智障人士的侵犯等同于对未成年人的侵犯。

文件重申了教会旨在对严重罪行作出更加严厉和透明处罚的立场,充分满足信徒和公众舆论对教会寄予的厚望,即保护正直的伦理道德、恪守福音精神的圣德。

此外,圣座信理部正在研究如何帮助世界各国主教团制定有关解决司铎性侵犯儿童问题的必要措施和指示;以及与教会相关的活动或者机构

真正落实这一文件,将有助于教会摆脱司铎性侵犯儿童痛心事件给教会造成的“危机”。


 教宗任命德保利斯总主教为代表展开对基督军团的视察工作

 

 

  (梵蒂冈电台讯 2010年7月9日)

教宗本笃十六世昨天9日任命贝拉西奥·德保利斯总主教为他的代表,对基督军团展开视察工作。德保利斯总主教是斯卡拉布里尼传教会会士,目前担任圣座经济事务局局长。任命教宗代表到基督军团展开视察工作的决定已在今年5月1日发表的公告中宣布,当时5位负责视察基督军团的主教在梵蒂冈召开了会议,会议结束后发表了上述公告。
 
 梵蒂冈新闻室主任隆巴尔迪神父就教宗的这项任命进一步指出,德保利斯总主教作为视察基督军团的教宗代表,仍保持目前圣座经济事务局局长的职务。他会尽快与基督军团现任领导人会面。他会将自己的新职务通知基督军团的成员,并确定执行教宗这项任命主要工作的方式、时间和沟通形式,同时也要设立委员会,研究这个团体的章程。隆巴尔迪神父又说,正如今年5月1日的公告所说,教宗采取这些措施所持的精神,就是教会陪伴和帮助基督军团走净化与更新的旅程。


 比时利警方拘留主教 教廷对处理手法表震惊   

 


      
  (香港公教报综合辛力社/天美社讯 2010年7月4日)

教廷对比利时警方搜查当地教会有关性侵犯儿童的文件的手法表示震惊。

比利时布鲁塞尔总教区的主教和工作人员六月二十四日早上举行月会时,警方到场封锁总教区中心九小时,搜查主教座堂和办事处,拘留中心内的主教。

行动中搜查了现任总主教伦纳德枢机(A.J. Leonard)和荣休总主教丹内尔斯枢机(G. Danneels)的住所,在丹内尔斯枢机的住所取去了电脑和文件。

警方又在主教座堂的地下墓穴钻孔,然后挂入摄录机以窥看内里是否藏有文件。当局又派员前往鲁汶一个负责性侵犯儿童案人员的办公室,取去约五百份机密文件。

比利时的主教往后发表声明,指行动事前未得他们同意,警方到场后即取去所有手提电话和文件,表明不许任何人出入,又向在场主教和工作人员落取口供。主教称,他们对所作的事和公义有信心。

教廷六月二十五日发表声明,对比利时警方的行动表示震惊,又指警方侵犯了教会处理事件时的保密程序。

好些受害人期望教会在保密的情况下处理案件。

教宗六月二十七日致函比国主教,强调国家政府和地方教会都有责任处理性侵犯案危机,但有关工作必须尊重对方。


 教宗在一封信函中,对比利时警方人员唐突搜查主教座堂的行为表示遗憾,并对比利时主教们表示关怀

(梵蒂冈电台 2010年6月28日)
几天前,比利时的警方人员突然进入马林的主教座堂搜查。警方的这个唐突举动,令比利时教会深感遗憾,教宗本笃十六世为此向比利时主教团主席,马林-布鲁塞尔总教区的莱奥纳尔总主教寄发信函,表达关怀之意,并表示在这艰难的时刻与比利时主教们同在。

教宗在信函中提到上星期四,24日,比利时警方人员进入马林主教公署搜查的方式,他说:“在这艰难的时刻,我要为当局以唐突、令人遗憾的方式搜查马林主教座堂和主教公署而表达与您和比利时教会的全体主教同在。当时,比利时主教团正在那里举行全体大会,所要讨论的问题中也包括了与神职人员侵犯儿童有关的方面。”教宗又说:“我曾多次强调,这类严重的事件应该经由民事条例和教会法典来处理,两者应该互相尊重对方的特性和自主。”教宗祝愿正义得以伸张,使个人与机构的基本权利受到保障。教宗说,这应该在尊重受害者和没有偏见地承认所有伸张正义者的努力下进行。


 

教宗指责比利时警方搜查该国天主教会

(联合早报 2010年6月28日)

教宗本笃十六世直接干预比利时天主教会与政府之间的争拗,指责比利时警方就性侵丑闻搜查当地天主教会。

争执的导火线,是比利时警方于上周四搜查了该国天主教会的数处建筑,以就有关儿童性侵犯的指控作出调查。

上周五,梵蒂冈已经对这一搜查行动表示震惊和愤慨。教宗周日表示,比利时警方的行动令人“深感遗憾”。他说,天主教会的自治权,必须得到尊重。


 

 比利时枢机主教卷入性虐儿童案 遭警方扣押盘问

(国际在线 2010年6月25日)

据比利时expatica新闻网和英国《泰晤士报》6月25日消息,比利时天主教布鲁塞尔总教区枢机主教丹内尔斯因涉嫌性虐儿童案件,其住宅和办公室受到警方突击搜查。警方没收了丹内尔斯使用的电脑,另外带走了450份涉及性虐调查的文件。

最近比利时天主教会面临欧洲最严重的娈童指控。今年四月,辞去比利时大主教职位的罗杰·万赫罗维承认,多年前在担任比利时布鲁日主教时曾性虐一名男童,进而引爆了比利时数百起性虐儿童事件调查。退休神父德里克·戴威尔表示,到目前为止,教堂已经收到数百起性虐事件报告,但其中只有一少部分得到了丹内尔斯的关注,他在这一职位上已经工作了20多年。由于多名教堂神职人员牵涉案中,作为枢机主教的丹内尔斯受到警方关注,并且于日前突袭了他的住所及办公室。

警方突击搜查时,比利时的9位主教正在开会,他们被警方扣押了一天,手机等通讯工具全被没收。一名发言人称:“我们从上午10点30分一直被关押到晚上7点15分,期间受到警察盘问。”

丹内尔斯的住宅和办公室都已经被警察封锁,但检举人没有透露他是否与虐待事件有直接关系。丹内尔斯的发言人说,主教非常配合警方的调查,他认为司法必然有其正常程序,因此没什么可反对的。

比利时天主教堂曾于2000年成立一个委员会,专门调查虐待事件,目前已经就120起虐待案进行调查。


 报道指澳洲枢机“被阻止”出任教廷职位

(天亚社中文网 2010年6月17日)

据罗马消息人士指出,原本预计即将获委任为教廷主教部部长的澳洲籍乔治.佩尔(George Pell)枢机,因为以前涉及性侵犯指控而被剔除考虑之列。

据澳洲墨尔本报章《The Age》报道,佩尔枢机二零零二年因被指控一九六零年代在教会营地性侵犯一名少年,而辞去悉尼总教区首牧一职,但由一名非天主教徒退休法官所做的独立调查宣告他无罪。

今年五月,意大利籍记者安德肋.托尔涅利(Andrea Tornielli)在意大利日报《Il Giornale》撰文说,佩尔枢机获准出掌主教部。

不过托尔涅利指出,枢机现已拒绝接受此职位,而且“一切似乎都成疑问了”。他说,梵蒂冈引述年龄及健康等理由,但教宗或许仍然尝试说服佩尔枢机接受任命。

不过,另一名消息灵通的记者马尔科.托萨托(Marco Tosatto)在其网志上写道,健康理由是外交说词。他说:“佩尔被梵蒂冈内一些人阻止,因为他被指在六零年代初涉及性侵犯事件。”

据托萨托指出,梵蒂冈害怕委任过去曾受指控的人出掌主教部,尽管他已证实无罪,但由于他是教会高层人员而有可能招致民事诉讼。

他写道,梵蒂冈内部亦有人质疑,委任非意大利籍人士是否可取,尤其是人选来自被视为性侵犯事件较为严重的英语国家。


 

都柏林总主教区对圣座任命视察员调查爱尔兰教会性侵犯丑闻的决定表示满意

(梵蒂冈电台 2010年6月1日)

爱尔兰都柏林的总主教马丁对梵蒂冈新闻室5月31日公布的圣座将派遣视察员到爱尔兰调查性侵犯丑闻的决定,表示欢迎,他说这是教宗本笃十六世为帮助爱尔兰教会更新的重大进程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马丁总主教对圣座公告中谈到这项访问对爱尔兰教会为性侵犯的受害者提供协助也是一项核实,尤其表示满意。此外他对波斯顿的总主教奥马利枢机被选为视察员表示热烈赞赏。他说,奥马利枢机在这方面的经验和他个人的承诺,为将教会的关怀带给都柏林总主教区的信友和神职是合适的人选。奥马利枢机也发表声明,他重申,教会该不知疲倦地“守护儿童和青年”。他强调:“波斯顿总主教区为保证未成年人的安全所作的持续努力也将有助于这项访问。”

奥马利枢机继续表示:“回应天主教会团体和受害者的忧虑,以便推动愈合创伤的进程,也很重要。”他提到教宗本笃十六世写给爱尔兰天主教徒的牧函中指出的首要之务,即“对所有因司铎及会士侵犯儿童而受痛苦的人予以牧灵协助及照顾。”这位波斯顿的总主教最后提到祈祷的重要性,使“教会在补赎中得到净化,在牧灵爱德中得以更新”。

纽约的总主教多兰也为自己领受的这项工作感谢教宗,他被任命协调对在爱尔兰修道院和在罗马的宗座爱尔兰公学访问工作进行协调。其他几位获教宗任命访问爱尔兰总主教区的视察员是:西敏寺荣休总主教奥康瑙尔枢机,他将视察阿马总主教区;多伦多的总主教柯林斯,将去卡瑟尔和埃姆总主教区和渥太华的总主教普伦德加斯特,访问蒂厄姆总主教区。


 

 尊重受孕的生命 亚洲的小小羊群

(《和平之声》嘉理陵神父  2010年5月31日)

传媒今天不时报道神职人员和修道人的恋童癖罪行。当然,揭露真相并无不妥,只是最好不要只着眼于这个问题,而忽略了其他更多的虐儿暴行。一直以来,虐待儿童身体、精神、心理或性方面的劣行,很不幸地,通常都是发生在家庭当中。人类社会普遍视儿童为玩物,也确实恐怖。实在有太多人忘记了孩子是天主恩赐的礼物,无人有权将一个孩子视为己有。男女在婚姻关系中相爱所生的孩子,是天主的恩赐,不是人权的产物。因此,教会反对同性恋者收养儿童。放眼去看,就会看到,堕胎实在就是视儿童为玩物。将儿童搬上社会政治舞台,以达到某些政治目的,亦是屡见不鲜的虐儿暴行。儿童被社会政治权势践踏,罪证之多,手段之残,叫人心寒;而堕胎就是其中之一的罪证。若不能尊重胎儿或幼童,这种不尊重的态度,很快便会变成一种普遍不尊重生命的态度;社会政治性的虐儿态度,很快便会变成一种随便虐待他人的态度,尤其对长者及对被认为是“没有用”的人的不尊重。希特拉当年灭绝犹太人的社会政治把戏,令有良知的都不寒而栗。可惜,时下人好像只对战争感到恐惧,对社会政治性的暴虐行为,已无多大的惊骇感觉。争取人权的人,支持堕胎;视支持安乐死为维护人权运动者,却要保证自己死于自然。人实在需要慈悲的天主怜悯。 


 

从天主教信仰角度看“孔子之忧”-反省教会牧职工作者应有的忧患意识


令人震惊的教会丑闻

(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博客  2010年5月25日)


我们久不久便会听到教会丑闻,最令人感到发耻的尤以近期见报,有关爱尔兰神职人员虐待儿童一案,所涉其中的神职人员及受害人数之多、时间之久,为历次之冠,显而易见并非一时跌倒之罪恶。

因此,除了受害当事人,任何人认为应该宽恕所涉案者,皆在贩卖廉价爱心、大方或仁爱,等同在伤口上撒盐一样。

诚如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言:“这都是令天主惊骇不已的罪恶。”
Pope John Paul II says, ”The abuse which has caused this crisis is by every standard wrong and rightly considered a crime by society; it is also an appalling sin in the eyes of God.”


作为教友,我们或许会为丑闻而沮丧、失望、或抱怨,那如何面对呢?我们会以为是不幸的一群,为什么会生长于充满丑闻的年代,但番开教会历史,教会永远都在风浪中成长。例如,作为初期教友的你,或会抱怨主耶稣为什么会选择犹达斯Judas作为十二宗徒之一;作为中古时代教友的你,可能又会埋怨为什么天主会容许当时的主教、教宗等腐败行为,令教会分裂,教友蒙羞。所以,我们并非不幸的一群,若要藉故而抱怨,真是任何时候都可以。

从以上的例子,可见一个共通性,犹达斯的软弱意志,会为30块银元而出卖主基督,但天主的教会再选玛弟亚St. Matthias 代替,连同其他宗徒到普天下去,向所有受造物传扬福音;中古时代个别主教、教宗可以受不住私欲偏情而腐败,但天主的教会亦可以培育出像沙雷士圣芳济 St. Francis de Sales 圣人,令当时不少分裂的教友重投公教大家庭。至今天的爱尔兰神职人员丑闻,令我们感到不安,但不要忘记天主的教会还有像德兰修女 Mother Theresa,和其他仍在默默耕耘、过着圣洁生活的神职人员,他们才是世人的榜样。

世人或会对个别神职人员失去信心,但不应该对天主缺少信德,让我们不要只着眼于那些坏的,而忽略了其他优秀的,否则,我们便是在“信仰自杀 spiritual suicide”。

后记:这篇文章是回应 2009年5月22日刊于香港 AM730 “新国富论”专栏。 在其 blog内,作者 Bruce又题到会否是教义问题呢?外人哪会花时间研究....。

我答:“制度当然有问题,亦永远都有要改进的地方;当公民社会更透明,人民教育水平更高,反过来便成为“无形的监管”,令人类黑暗的一面:高傲,消灭于萌芽时。

历史告诉我们,无论那些宗徒、主教、甚至教宗曾经如何的腐败,他们都从未改变教义,例如:天主是爱、…….等。

所以并非教义出问题,而是有部份人并未活出主的爱,当然,外人很容易会从这些坏分子所做的,去批评、怀疑整个教会,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其他所有教友,都要加倍努力,做得更好,弥补所失,让别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天主的临在。”


 

 葡萄牙:教宗就娈童案发表最直接的回应

(《纽约时报》,本文经天亚社翻译及编辑 2010年5月14日)

教宗本笃十六世五月十一日就广泛影响天主教会的性侵犯危机,发表措辞最强硬的评论。他表示,事件“确实恐怖”。他又以明显不同的语调,指问题的根源在于具侵犯性的神职人员,以及几十年来隐瞒事实或轻视问题的教会高层人员。

他表示,问题是“教会内的罪恶”,意味不是出于受害人或媒体的指控。

教宗的评论隐约显示梵蒂冈近期以断续的努力,突破教会一直以来处理侵犯案件的手法,即在教会内部处理而非向司法机关举报。他说:“宽恕并不是公义的替代品。”

受害人组织表示,他们仍然期待实际行动,而梵蒂冈一直未有宣布它会否改变处理侵犯个案的惯常做法。虽然不断有新案件在全球各地被揭露,梵蒂冈高层数周以来试图把事件淡化。教宗在启程前往葡萄牙作四天访问的航机上所发表的言论,是他最强硬的一次。

梵蒂冈专家和美国天主教报章专栏作家若望.艾伦(John Allen)说:“这是你将会见到教宗改变梵蒂冈一贯态度的明显例子。”

教宗被批评在出任慕尼黑总主教时,以及当上教廷重要职位时,没有对侵犯案件的指控采取积极行动。教宗说:“对教宗和教会的批评不祇来自教会以外,但教会所受的苦难是来自内部,来自存在于教会内的罪恶。”

他的评论一方面警告神职人员教会不会容忍罪案,另方面首次在侵犯案席卷欧洲时表明他明白问题的深远。事件显露一个古老机构与现代社会的搏斗,并为保护神父和主教至上的传统派,与要求更高透明度者之间的内部文化冲击带来曙光。

教宗上周二的讲话是梵蒂冈一连串回应侵犯危机的最新一次。

今年三月,在爱尔兰天主教机构内发生有系统的性侵犯案件被相继报道后,教宗向当地教友就事件发表措辞强硬的牧函,但信的下半部强调对侵犯者的宽恕和对受害者的同情。

教宗四月在马耳他的行程中私下会见性侵犯的受害者。梵蒂冈也在上周接管基督军修会。这个庞大修会的已故会祖被揭发曾侵犯修生及育有多名子女。

但其他梵蒂冈官员把性侵犯案件的危机归咎于传媒和对教会的敌视,使教宗每跨前的一步都受到破坏。当中以教廷枢机院院长苏达诺(Angelo Sodano)枢机尤甚。枢机在复活节指对教宗的指控“琐碎”,冒犯了众多受害者。

艾伦说:“情况是历任教宗在理解公众对教会的期望常被阻挠。枢机们作为教宗的副手,应把问题改正过来;但现在他们却在制造问题。”

教宗的评论显示了他本人现在开始发送讯息。他说:“今天,我们从真正惊人的角度来看,教会面临最大的控诉并非来自外敌,而是源于教会内的罪恶。”

“教会深切需要重新学会补赎、接受净化,并记着宽恕和公义的必要。”

有指教宗对这次危机的思路改变,梵蒂冈发言人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特意略过有关推论。

他在一个记者会上说:“我坚持教宗没有改变立场。”他说,教宗在致爱尔兰天主教徒的信中更深切表达了他的想法。但他承认,教宗五月十一日的讲话更“密集和清晰地”表达自己。

教宗五月十一日抵达葡国首都里斯本,展开他的牧灵之旅。他将提出世俗主义对欧洲的威胁、寻找信仰和追求理性之间的张力,以及道德在经济中的角色。

市场忧虑葡萄牙能否把负债和赤字控制下来。教宗在前往里斯本途中向记者说,金融危机和欧元面临的威胁是再次为经济引入“道德幅度”的好时机。

外界亦预期他将强调教会在不同社会议题的立场。大部分国民信奉天主教的葡萄牙零七年通过堕胎合法化议案,以社会主义者为主的国会亦于今年稍早通过同性婚姻的草案。有关草案未被总统签署生效。

适逢一九一七年目睹圣母显现的其中两位牧童获封真福十周年,教宗五月十二日会前往花地玛朝圣地。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在圣母显现的周年纪念中,表示花地玛圣母于八一年他被行刺时拯救了他。

据教会传统,圣母当时向牧童揭示了三个秘密,梵蒂冈于一九三零年确认。第一个有关地狱的异像,被视作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及二次大战开始的预言。第二个异像说明了共产主义的兴衰,包括召唤苏联皈依。

二零零零年,时任信理部部长的拉辛格枢机,监督教廷研究花地玛第三个秘密的预言工作。当时的国务卿苏达诺枢机透露第三个秘密是关于一位走过殉道者之地的“白衣主教”。教廷认为那是预示教宗若望保禄遭枪手行刺一事。


教宗:可怕的敌人来自教会内部

(中央日报 2010年5月12日 陈淑娟/整理)

法新社里斯本11日电: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今天在出访葡萄牙前表示,教会“真正恐怖的”问题在于体制里的罪恶。这是教会爆发一连串性丑闻至今,教宗措辞最强烈的评论。

教宗在搭机前往里斯本时说:“今天,从真正可怕的角度来看,教会面临的并非外敌,而是教会内部本身的罪恶。”教宗的访问行程预计历时4天。

高龄83岁的本笃十六世在葡萄牙当地并没有直接提到教会丑闻案。他在当地举行户外弥撒时向8万群众表示,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击垮天主教会。

他在塔古斯河(Tagus River)河畔面对广大信徒讲道时说:“基督的复活向我们证明,没有任何敌对力量能够击败教会。”


 

教宗:内部的罪恶 是天主教最大威胁

(联合早报 2010年5月12日)

(里斯本综合电)教宗本笃十六世昨天说,神职人员狎童案引发的危机,足以让教廷认清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罗马天主教会“内部的罪恶”是它所面对的最大威胁。   

教宗表示,就神职人员性侵儿童请求原谅,并不能替代法律上的制裁。   

自狎童丑闻两个月前曝光以来,这是教宗第一次最透彻地公开谈论此事。他在飞往葡萄牙访问途中告诉乘搭同架飞机的记者,教会“有必要深切”认识到它必须为其罪恶忏悔与“净化心灵”。   

他说:“我们今天以这么一种可怕的方式认识到,对教会造成最大伤害的,不是外在的敌人,而是来自内部的罪恶。”   

梵蒂冈的多名官员近几个星期不时指责媒体对教廷展开抹黑的运动,其中一人甚至把有关“教廷掩盖猥童事件”的报道斥为“小八卦”。   

83岁的本笃十六世,过去担任德国的总主教,5年前正式在梵蒂冈领导天主教会,狎童事件一再传出,使他面对最大的危机。他表示,对那些受害者,教会必须请求原谅,但他也强调“原谅不能替代法律制裁”。   

本笃十六世将在葡萄牙访问四天,法蒂玛(Fatima)圣母玛利亚圣地是他在葡萄牙的主要访问行程。据说1917年,当地3个牧童曾见到圣母显灵6次。   

教廷被指庇护涉嫌在欧洲多个国家及美国性侵儿童的天主教神职人员,这些事件也让教宗此行蒙上阴影。   

教宗身穿象牙色礼袍步履蹒跚地步下飞机舷梯,样子显得疲累。葡萄牙总统席尔瓦和夫人到机场迎接他的到访。   

葡萄牙国会已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中间偏右的席尔瓦总统,将在下星期决定是否要签署议案,使葡萄牙成为第六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  

葡萄牙教会说,教宗可能会要求坚守天主教的价值观,并呼吁欧洲国家在经济陷入困境时,齐心共渡难关。


 

教宗在飞机上回答记者说:对教会的最大迫害不是来自外面的敌对者,而是来自教会内部的罪恶


(梵蒂冈电台 2010年5月11日)

教宗本笃十六世昨天11日搭乘飞机前往葡萄牙的途中,接受了随行记者们的采访。记者们在提出有关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和这位教宗遇刺事件后,也问到现代教会在因侵犯儿童事件而受震惊下所体验的痛苦有何意义?教宗回答说:

“对教宗和对教会的攻击不仅仅来自外面,教会的痛苦是来自教会内部,来自教会内的罪恶。这也是大家一向知道的。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的确可怕:就是,对教会的最大迫害不是来自外面的敌对者,而是由教会内的罪恶所滋生。因此教会极需要再学习忏悔,接纳净化,需要学习宽恕,但也需要有公义。因为宽恕不能取代公义。”教宗于是强调,需要记得“主耶稣比邪恶强,圣母是我们可见的保证,天主是历史的最后断定者。”

在这之前,教宗回答了有关天主教信仰深厚的葡萄牙变得俗化的问题。教宗承认这个国家世世代代以来拥有一个勇敢、睿智、富创造力的信德,他指出,在葡萄牙,信仰与俗化思想间的辩证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但也不乏有识之士设法在两者间搭桥,创造对话。这个工作现在仍然适合适宜。教宗这样说:

“我认为,在这个情形下,欧洲的责任和使命正是寻求这个对话,将信仰与现代理性思想整合在唯一的人类学观念中,令人能够完善,人类的各种文化也得以传授。有俗化思想是正常的现象,但俗化思想与信仰文化分裂、对立则不正常,必须将之克服。此刻最大的挑战是令两者相遇,并且找到它们各自的本质。这是欧洲的使命,也是人类所需要的。”

有人认为经济危机能影响到欧盟的稳定,教宗在回答有关经济危机问题时,以教会的社会训导来作答。教会的社会训导邀请经济的实证主义本着经济的伦理观来对话。教宗坦白说,天主教信仰过去常常将经济问题留给世界去思考。”教宗结论说:

“教会社会训导的整个传统都趋向伦理与信仰层面、世界的责任、以及合乎伦理的理性。再说,最近两、三年来,市场的情况展示出伦理是一个内在的层面,因此必须进入经济行动的内部。只有这样,欧洲才能完成它的使命。”


教宗告诉比利时主教们,只有基督能平息受罪恶考验的教会中的风暴

(梵蒂冈电台 2010年5月8日)

比利时的主教们结束了这几天在梵蒂冈的述职活动,他们于昨天8日上午集体晋见了教宗本笃十六世。教宗向他们发表的讲话中,重点指出教会不能没有司铎,司铎的圣事角色是无法取代的。为此,必须广泛认真地推行圣召牧灵工作,把司铎塑造成有圣德的人。

比利时的主教们告诉教宗,这个国家的教会处境并非一帆风顺,他们要向一个试图忘记基督的社会宣讲基督,而更令他们痛如刀割的新近丑闻,就是比利时神职人员犯下的性侵犯罪行,这个教会也因布鲁日教区主教罗杰·万盖鲁维被迫辞职所引起的重大丑闻感到特别痛心。对比利时主教们的内心痛苦,教宗的回答是,只有基督能平息各种风暴,赐予他们力量和勇气度忠于自己圣职的圣善生活。教宗也勉励比利时的主教们抵制眼前教会面临的一切负面倾向,这种倾向是世俗化的后果,使许多国家蒙受打击。

教宗提到的这些负面倾向所指的是:领洗、公开为信仰见证的人数减少;司铎、会士和修女的平均年龄逐渐上升;从事牧灵工作或在教育和社会园地服务的圣职和度奉献生活的人员不足;司铎和度奉献生活的候选人数不多。教宗表示:“不该把司铎人数的减少看成是不可避免的进程。”他说:“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所坚持的是,教会不能没有司铎的职务。因此迫切需要给予这个职务正确的位置,承认圣事不可取代的特性。因此也需要广泛认真地推行圣召牧灵工作,留意在许多青年人身上萌生的圣召胚芽,按照耶稣的嘱咐勤奋和怀有信心地祈祷。”

 教宗提出了去年10月11日刚列圣品的达米盎神父的杰出榜样说:“这位新圣人向比利时人的良知说话。他不正是这个国家各个时代最杰出的儿子吗?他把自己完全奉献给麻风病弟兄们,乃至他也被传染上这个疾病而死去。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内心的富饶、恒心祈祷、与基督结合。在今年司铎年里,特别为司铎和会士提出他的司铎和传教士榜样是最适合不过了。”


比利时的主教们晋见教宗后在圣座新闻室对教宗的讲话作概要介绍

(梵蒂冈电台 2010年5月8日)

比利时的主教们昨天8日上午晋见教宗之后,布鲁塞尔的总主教,这个国家教会的首席主教莱奥纳德在圣座新闻室概要介绍了教宗本笃十六世向比利时主教们发表讲话的内容。他说教宗简略论述了性侵犯的问题,因为这已经是个众所周知的话题。教宗在这个问题上同瑞士主教们的愿望完全一致。莱奥纳德总主教又说,教宗的话对司铎有很大鼓励,他们此时因性侵犯问题的扩大化而感到痛苦。布鲁塞尔的总主教还指出,就处理性侵犯个案的方式已经同圣座教义部举行了会晤,并且教义部提出的原则正是在比利时所执行的准则。图尔奈的主教阿皮尼接着说,教宗对主教和他们许多助手们近几年在比利时从事福传的各种努力作了鼓励,但他也勉励司铎们更加注意聆听天主的圣言,与基督建立更加热切的个人关系。对任命布鲁日教区新主教的问题,主教们表示,这为比利时教会是项重大选择,对此有热切期待。


20多年前殴打孩童 德国一主教辞职获批准

(中国新闻网 2010年5月8日)

德国一名大主教在承认殴打孩童并辞职后,教宗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8日予以批准。

梵蒂冈证实了上述消息。据外电报道,德国南部奥格斯堡(Augsburg)大主教米克萨(Walter Mixa)也担任德军主教,他上个月寄信给德国籍教宗本笃十六世,表达辞职意愿。米克萨在信中写道:“现在或是以前,我都非常清楚自身弱点。”

他又写道:“对于可能遭受我不当对待、或是被我伤害的人,我请求你们每一个人原谅。”米克萨写道,最近数周有关他不当行为的持续不断公开论战,有损该教区教会,他提出辞呈以避免造成更多伤害,并让教会有个新的开始。

米克萨一开始否认1970与1980年代在罗马天主教孤儿院,殴打孩童的指控,但从那以后,他承认施暴并公开请求原谅。然而,米克萨没有受到任何性侵指控。

最近几个月爆出的性侵孩童丑闻,震惊罗马天主教会。德国与全球其它国家数百人挺身而出,说他们曾被神父骚扰。


 

荷兰和德国官员正开始对罗马天主教会的性侵犯指控展开新的调查。荷兰调查组领导人迪特曼要求当局展开新的调查,核实罗马天主教会早在1945年时就有性侵犯行为的指控。迪特曼说,绝对有必要得到可信的答案。这个调查组说,他们收到了1500通电话都是举报天主教会内性侵犯行为的,还收到了52起正式控诉。

与此同时,德国报刊报导说,德国南部的检察人员正在调查针对奥格斯堡的米克萨主教的性丑闻指控。“奥格斯堡总汇”说,有关指控追溯到米克萨主教1996年到2005年在巴伐利亚城镇担任圣职期间。在因戈尔施塔特的检察官办公室确认,他们已经开始了初步调查,但是拒绝提供细节。


基督军修会调查完成 教宗开展连串改革工作


(综合天美社/天新社/EWTN讯 2010年5月6日)

教宗稍后将任命代表管理“基督军修会”,并成立委员会研究该会会宪,作为改革该修会的第一步。

教廷五月一日发表公告称,基督军修会(Legionaries of Christ)需要作出重大改变,包括重新界定修会神恩,以及检讨它行使权力的方式。

教宗早前任命五位主教,对不同地方的基督军修会作“宗座探访”。

这批主教四月三十日获教宗接见,并于同日及五月一日与教廷神长讨论调查结果。

五位主教分区行事,分别于去年七月至本年三月探访修会所有会院和大部份牧民机构,跟逾一千位会士见面。

教廷说,修会在调查过程中非常有诚意和合作,不少年轻神父“堪为模范,诚实而富才华”。

与此同时,教廷在公告中严厉批评该会已故会祖马神父(M. Maciel Degollado),称他犯了“最严重和客观上的不道德行径”。

基督军修会去年得悉马神父育有一名女儿,本年三月公开马神父性侵犯年轻修生,并为修会未聆听投诉者请求宽恕。 马神父二○○八年离世。

教廷公告提到大部份会士因着忠诚而一度认为对会祖的指控是中伤,但公告未提及修会领袖的角色,以及他们对马神父的过犯所知多少。

公告称,负责调查的神长提出三项基本要求,第一是重新界定修会神恩,但保留“基督军这核心,以突显它在教会内的宗徒和传教行动”;第二是检讨修会如何执行权力,执行权力时亦要“尊重良心”并紧系真理;第三是透过足够的培育,让年轻成员保持热忱和传教热诚。

此外,教宗透过公告鼓励基督军修会及其平信徒运动(Regnum Christi),以确保他们不受遗弃,指出教会在这时刻将加以陪伴,并帮助他们走向净化之路。

教廷称,这净化之路包括接触修会内外的性侵犯受害者,以及改善修会的管理。

教宗勉励该会会士持守圣召,珍重天主赐予的礼物、教会的财富,于此稳固的基础下,他们都能够为自己和修会创建未来。
 


上一篇:援助苦难教会组织在罗马举行会议,纪念殉道司铎下一篇:皮亚琴扎主教谈司铎的身分,强调对司铎身分的认识是由深入研究基督学而得来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