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亚洲国家为何仍坚持保留死刑?

时间:2021-11-17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新加坡最近暂停对一名智障马来西亚人执行死刑,事件再次令亚洲国家处决罪犯直截了当的方式成为焦点。

在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的请求下,新加坡于 11 月 8 日暂停处决 33 岁的纳甘斯兰·达玛灵伽  (Nagaenthran Dharmalingam)。他因走私 42.72 克海洛因而被定罪。

通过新加坡樟宜机场的乘客会熟悉航空公司发出,提醒该国对与毒品有关的罪行判处死刑的警告。

新加坡是近年因与毒品有关的违法行为而处决罪犯的四个国家之一。据报道,这个亚洲国家有 50 名死囚。

两名面临死刑判决的日本囚犯于 11 月 4 日就在执行死刑前仅数小时囚犯如何获得通知上提出诉讼。据报这相信会是首宗类似的诉讼。

在大多数亚洲国家,一些政治犯罪、金融欺诈和不小心的工业事故使数千人失去了生命,但他们并没有受到惩罚,但犯上这些会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却不能予以入狱监禁,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尽管菲律宾已于 2006 年废除死刑,但自 2016 年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Rodrigo Duterte) 上任总统以来,一直威胁要重新引入死刑,尤其是针对与毒品有关的犯罪。

事实上,杜特尔特已以另外一种形式引入了死刑,作为其「抗毒战争」暴力运动的一部分。保守估计称,自 2016 年以来这场运动已经杀死了 12,000 多人,其中许多人是无辜的,且都未经审判。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数据,2020 年在 18 个国家执行了 483 宗处决,比 2019 年的 657 宗下降了 26%。

大多数的处决按量序是在中国、伊朗、埃及、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执行的。

沙特阿拉伯遵循伊斯兰教法,是唯一一个使用斩首作为处决方法的国家。其他的则包括绞刑、注射死刑和枪决。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死刑执行国,并指由于死刑在极权主义国家被列为国家机密,因此很难得出确切的数字。

印尼于 2019 年处决了至少 80 人,高于 2018 年的 48 人。伊拉克 2019 年处决了 100 人,2020 年这一数字下降到 45 人。沙特阿拉伯处决人数从 2019 年的 184 人大幅下降到 2020 年暂停对毒犯判处死刑后的 27 人。

该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底,全球至少有 28,567 人被判处死刑。

在 2020 年末,已有 108 个国家对所有罪行废除死刑,144个国家在法律或实践中废除死刑。

虽然联合国大会在 2020 年投票通过了一项要求暂停使用死刑的决议,亚洲国家并未有意遵从。

在东南亚国家联盟 (东盟) 的十个国家中,柬埔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支持该决议。新加坡和文莱反对,其余五个国家弃权。

东盟十个国家中有八 个保留死刑,只有柬埔寨和菲律宾废除了死刑。天主教徒占多数的东帝汶不是东盟成员国,但也废除了死刑。

在提出关于死刑的讨论时,联合国大会早在 2007 年就注意到「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死刑的威慑价值」。

亚洲为何仍坚持死刑?因为即使证据表明死刑是一种无效的威慑,这个最大的陆洲的政府仍继续坚持对犯罪采取已过时的零容忍态度。

亚洲政府经常用模糊的术语定义罪行。例如日本对面临死刑的囚犯及其不当行为的细节保持高度保密。

在缺乏透明度下判处死刑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 7 条和《禁止酷刑公约》第 1 条。

虽然天主教会数个世纪以来一直反对死刑,但几位教宗和教会领袖默许在特殊情况下使用合法处决。例如,有时反对处决恐怖分子可能会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对。

圣若望保禄二世在 1995 年颁布的《生命的福音》通谕中谴责死刑,指除非是「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然而,四年后他也呼吁废除死刑。

废除死刑一直是教宗方济各的首要任务。 他于 2018 年修订了《天主教教理》,将死刑描述为「对人的不可侵犯性和尊严的攻击」,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接受的」。

在他 2020 年的 《众位弟兄》通谕中,教宗批准了教会反对死刑的立场,并敦促天主教徒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废除死刑。

虽然在亚洲国家的教会内监狱牧职很活跃,但它们仅止于在监狱内进行辅导和慈善活动。

当谈到影响政策层面的改变时,亚洲天主教架构及其监狱牧职对此往往视而不见。现在是时候让亚洲微小的天主教团体成为圣经中的「酵母」,带动改变亚洲对死刑的社会观念。

【完】

撰文:本·若瑟 (Ben Joseph) 是印度资深新闻工作者,专注亚洲政治及人权问题。

原文:  Why is Asia clinging to the death penalty?

上一篇:梵蒂冈在白罗斯总主教辞职中的套路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