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值得细看的梵蒂冈《麦卡里克报告》

时间:2020-11-22  来源:微尘偶遇博客  作者: 点击:
罗马教廷于11月10日发布针对美籍前枢机麦卡里克的报告,名为Report On The Holy See’s Institutional Knowledge And Decision-Making Related To Former Cardinal Theodore Edgar Mccarrick (1930 To 2017),由国务院撰写,共449页。这份延迟多时的报告没有中文,故且称为《麦卡里克报告》。麦卡里克于2018年7月因性丑闻曝光而辞去枢机身份,梵蒂冈于同年10月宣布调查他对同性年轻男子的性侵行为,翌年2月更解除他的铎职,回复平信徒身份。据2019年11月的报道,这份报告原定于今年2月公布,最终未见影踪。国务卿帕罗林(Parolin)当时解释报告已呈交教宗方济各,正等待他的最后决定。

教会媒体从多个角度报道此报告,确实也有多方面很值得探讨。首先是天主教会的蓝金黄。这个词是中国某位出逃富豪用来形容内地引人腐败的手段,虽然这里说的与该出逃富豪在定义上有稍微的差异。公平地说,腐败问题不是某一种政体独有,在各行各业都有可能出现,包括宗教界。报告的出炉本来就是因色(黄)而起,里面提出麦卡里克会很慷慨送礼物和金钱(金)笼络人心。至于蓝,原指控制一切社交网络媒体,而《麦卡里克报告》则显示他的社交人脉网之广大,可控制的层次之高。

虽然麦卡里克的丑闻两年前曝光后,媒体在可挖就挖的情况下,外界已知道他在对中国教会事务上也有染指,并且在方济各上台后,也看到新闻说麦卡里克到内地教会探访,但万万没想到报告里面有好些地方都提及他到中国的行程和次数,颇感意外。

《麦卡里克报告》第56页指出,他在九十年代代表美国政府到中国。但他对中国的兴趣,是始于八十年代末。在教廷国务卿苏达诺(Sodano)的鼓励下,时为纽瓦克总主教的麦卡里克于1989年4月在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与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会面。

中国教会一出场就是一位最有争议的主教,实在太有趣了。记得约十年前有教会观察家曾说过,金鲁贤起初一直没有得到他本身所属的耶稣会的接纳,而是先得到美国教会的接纳,之后耶稣会和梵蒂冈才开始改变对他的态度,也因此金与美国教会的关系实际上是更为密切。

在《金鲁贤回忆录上卷:绝处逢生1916-1982》确实有一段相关的内容。话说在1981年左右,金鲁贤与德国友人重聚,友人答应回国后向耶稣会总会汇报他的情况。金鲁贤在书中指出,自己被捕后一直怀念耶稣会,并且「深信耶稣会不会忘记我」。岂料,友人回信告诉他,获得总会长的助手若瑟.皮陶(Joseph Pittau)接见,得到的响应却是:「我们不愿听到金鲁贤这个名字,他在监狱中投了共产党,是名叛徒……」他读了此信,「心如刀割」,没想到「耶稣会居然这样对待我」。[1]

梵蒂冈和耶稣会后来对金鲁贤的转变,《麦卡里克报告》里当然没说,但如今拼凑起的图像,不难联想到金鲁贤可能就是透过麦卡里克这位当时得令的政教界红人,取得外面教会的信任。我们或许可从2018年《天主教在线》网站转载的一篇翻译报道中得到一些线索:「据美国《大西洋》杂志2007年的一篇文章描述了麦卡里克与金之间的亲密友谊,以及麦卡里克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声称如何将中国政府任命的主教讯息传递给教宗。」
[2] 如此就不难明白梵蒂冈后来将金鲁贤奉若神明,使得梵蒂冈其后近二三十年的对华政策和中国主教人选的推荐,不无他处处的身影,以至金去世之时,梵蒂冈更对他高度赞扬,称为中国教会的杰出人物。

外媒对《麦卡里克报告》的报道中,称麦卡里克为「造王者」。[3] 如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初在中国教会内呼风唤雨的金鲁贤,真的是因麦卡里克而重获境外教会的莫大信任,那么或许我们也可称麦卡里克是中国教会的「造王者」。

微尘(Xie Xiawen)
———————————————
[1] 金鲁贤:《金鲁贤回忆录上卷:绝处逢生1916-1982》,(香港:香港大学出版社,2013),页180-181。

[2] Catholic News Agency:〈麦卡里克总主教在中梵关系中的非官方角色〉,《天主教在线》,2018年9月18日:http://www.ccccn.org/zhongfan/2018-09-18/65836.html。

[3] Nicole Winfield, “Vatican faults others for McCarrick’s rise, spares Francis,” AP News, Nov 11, 2020: https://apnews.com/article/theodore-mccarrick-vatican-investigation-0204b0d67e0685d658bae71cf558383a。
上一篇:中国推「宗教中国化」背后的目的是什么?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