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香港宗教领袖谴责一切暴力行为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10-07 08:53:41 发表
学者:香港社会主流不会接受“临时政府”
发布/2019年10月7日 3:30 AM
来自/联合早报

(香港讯)近日有示威者发表《香港临时政府宣言》,提出要所有特区高官下台、解散立法会,由“香港临时政府”管辖。学者认为,香港社会主流不会接受,连非建制派阵营也不会呼应该宣言。

特区政府上周五(4日)决定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俗称《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全港各区爆发激烈示威活动。当晚有蒙面示威者在商场朗读《香港临时政府宣言》全文,被外界视为新一轮“港独”行动。

据网媒“香港01”报道,《香港临时政府宣言》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解释推翻港府的原因,称如今“香港特別行政区政府已然不为香港人民所立、所治、所享”,因此要成立“香港临时政府”。宣言也指港府制定“禁蒙面法”不理民意,因此宣布港府失去合法性,所有问责官员都要下台。

第二部分则提到“香港临时政府”之后五年内需进行的七项工作,包括停止2018年起生效的法例,落实全民提名及普选政府之体制和政府首长,以及解散立法会等。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对此表示,其实示威者并非首次宣读类似上述的宣言。他举例称,早在7月底示威者包围中央人民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大楼和涂污国徽期间,就有人在门外朗读宣言,包括要求成立临时立法会等。

刘兆佳认为,朗读这些“所谓宣言”的影响力并不大,因为中央政府已把整场运动定性为“颜色革命”。示威者所作出的行为,包括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唱《愿荣光归香港》歌曲等,对中央政府而言已包含“港独”意味。

建制派议员:
只会带来巨大反效果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曾在8月初时说,香港反修例风波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市民在多区宣读所谓的“香港独立宣言”,是危险又不智的行为。

她认为香港不可能独立,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任何鼓吹港独的行为都是无意义的,但就会刺激中央政府的神经、加深中港之间的不信任,对一国两制只会有害无益,只会对争取民主自由带来巨大反效果。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10-06 15:56:45 发表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 香港社会撕裂反映中西模式碰撞
发布/2019年10月6日 3:30 AM
文/刘柳
来自/联合早报

邱立本认为,中西模式不会永远对立,恰恰是相辅相成的。在这一点上,新加坡从旁观者的位置“更加超然”地观察华人社会,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以“习马会”和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为例,认为新加坡在“文化中华”和“民间中华”的范畴可以发挥更多力量。

香港社会今天的内部撕裂,反映出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的碰撞。中西模式不是静态的竞争而是不断发展,两者不会永远对立而应是相辅相成,新加坡在中西制度和文化领域的平衡中或可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昨天(10月5日)下午在新加坡大会堂以“2019全球华人社会的最新挑战”为题发表了演讲,在长达70多分钟的讲话中,他从一个香港媒体人和土生土长香港人的角度分析了当前香港社会动荡的原因。

国家发展在于“善治”

邱立本认为“黄丝”代表的示威游行者多数是认同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这种价值观在本土化的诉求下不断发酵、膨胀,演变成一种对独立的向往。与之相反,“蓝丝”则对独立的理论无法认同。他说,两者的撕裂从更大的历史框架来看,其实是中国发展模式和西方模式之间发生的碰撞。

邱立本说,传统上中共因一党专政受到批判,但中共过去十年依靠开放、创新、内部制衡等因素,使国家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模式也遭到越来越多学者的反思,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良好的配套和经济发展,即使有“一人一票”也会成为失败的国家。因此理想的国家发展不在于投票,而在于政府的能力,也就是善治,这似乎也是中国正在发展的方向。

邱立本认为,中国大陆的巨大变化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是全面投入全球化体系,保持社会和经济的开放,同时有强大的公权力参与到市场经济的运作,利用国企优势使中国拥有了全球最大的高铁系统、高速公路网络等巨型基础设施,同时中国还将这些基建技术延伸至东南亚、非洲等其他国家。

其次是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中国民企井喷式的发展,以华为、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互联网科技巨头,让中国拥有了独特而具有创意的消费模式,也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并成为“创新意识”最高的国家。另外,习近平上任以来,整肃军队、全力反腐,使整个官僚系统得到了有效的内部监控和制衡。

邱立本说,“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不是静态的竞赛,而是不断在发展的”,西方制度有它的合理性,但不能简单照搬,应建立在一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文化的基础上;中国也有自身问题,但在经济快速发展、全面创新的过程中,它也提出了新的可能性,“这两种模式不会永远对立,恰恰是相辅相成的”。

邱立本说,在这一点上,新加坡以独立国家的身份,从旁观者的位置更加超然地观察华人社会,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以“习马会”(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与台湾时任总统马英九的会面)和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为例,认为新加坡在“文化中华”和“民间中华”的范畴可以发挥更多力量。

邱立本随后在与《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对话时再次强调,新加坡扮演的角色是去掉了意识形态,在资源的合理分配、居住正义、社会长期稳定,以及东西方语言优势上,可以扮演更多有创意的角色。最后近一小时的问答环节中,观众提问踊跃,不少人就香港局势和中美贸易战的走向表达了高度关切,气氛活跃。邱立本结尾时说,虽然香港经济无可避免地受到反修例抗争活动影响,但作为“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他相信香港风暴可能倒逼中国的自我反思和改革,把负面能量转化为正面能量。

本次讲座由《联合早报》和新跃社科大学联合举办,吸引了大约800人出席。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10-04 06:27:39 发表
观战
 
回复  支持[1反对[1]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