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杨鸣章主教:为在中国的教会祈祷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10 20:47:2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近来《在线》有看头,中梵成交在即,中方遵循谈判初期承诺,”外交休战”,而梵方连却仍旧动作频频。外有汤汉连接发文、接受采访为谈判造势,内有圣言会中华省副会长韩清平(网名:甘保禄)等人发文、上课、开讲座为谈判摇旗。近一年,梵方也不甘寂寞,批准汉中教区胥红伟为主教、宜昌教区征求主教人选,对地下主教要求否认爱国会、中国主教团。有人揭露,最近河北信德社张士江神父得到教皇方济各私下给予的100000美元(十万美金)资助,收人钱财,要与人消灾的嘛。感谢《在线》,不扼杀言论,让我们看到那么多有趣的消息。

直接接受教皇的钱财需要国务院批准。晾他张世江也不敢背着党敢投敌!
 
回复  支持[5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7 08:42:37 发表
近来《在线》有看头,中梵成交在即,中方遵循谈判初期承诺,”外交休战”,而梵方连却仍旧动作频频。外有汤汉连接发文、接受采访为谈判造势,内有圣言会中华省副会长韩清平(网名:甘保禄)等人发文、上课、开讲座为谈判摇旗。近一年,梵方也不甘寂寞,批准汉中教区胥红伟为主教、宜昌教区征求主教人选,对地下主教要求否认爱国会、中国主教团。有人揭露,最近河北信德社张士江神父得到教皇方济各私下给予的100000美元(十万美金)资助,收人钱财,要与人消灾的嘛。感谢《在线》,不扼杀言论,让我们看到那么多有趣的消息。
 
回复  支持[7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6 08:24:36 发表
去年秋天,湖北宜昌教区的神父们,收到教廷对宜昌教区主教人选的信函。教皇方济各一面对中国人民花儿也好,桃儿也好,一面在做如此不耻行径,道义何在?信义何在?诚意何在?
 
回复  支持[8反对[1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5 18:51:45 发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次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支配。“

汤汉枢机:
天主教香港教区正权主教汤汉枢机此前告诉《The Sunday Examiner weekly》,罗马教皇将有对大陆主教认任命的最后决定权。他在谈到北京和梵蒂冈就这一问题从2014年开始的谈判进展时指出,“北京将承认罗马教皇的否决权,教皇将是决定中国主教候选人的最高、最后一级”

按照汤汉枢机的说法,有否抵触《宪法》36条?
 
回复  支持[4反对[3]
本站网友 义峰
2018-03-05 17:15:54 发表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有人质疑,“为什么我没得到”,如果我不回应,倒变得我懦弱或者我造谣,在这里重申:1、去年底有地下主教得到上述指示。2、如果你是地下主教,请你与教廷传信部黄保国神父索取。3、信不是我写的,怎么我是障碍呢?你要问梵蒂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写这个信,写信的人才是障碍。
------------
去年底正是教廷派人来谈协议具体签署事宜的时候,竟然一方面给地下主教去这样的信,另一方面又秘密委任汉中教区胥红伟。真是好大的“诚意”啊。
 
回复  支持[6反对[9]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5 15:32:1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我们怎么没得到明确指示?你是中梵关系的障碍。中共的还是教廷的?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有人质疑,“为什么我没得到”,如果我不回应,倒变得我懦弱或者我造谣,在这里重申:1、去年底有地下主教得到上述指示。2、如果你是地下主教,请你与教廷传信部黄保国神父索取。3、信不是我写的,怎么我是障碍呢?你要问梵蒂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写这个信,写信的人才是障碍。
 
回复  支持[5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5 14:46:39 发表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回复  支持[5反对[8]
本站网友 义峰
2018-03-04 17:06:00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4 16:09:02 发表 [24 楼]
义峰说对了,最近圣神研究中心和原道交流学会将会全面出动做更大的包装。除了耿占河的三场讲座,林瑞琪博士下星期会出来讲“中梵关系前景:困难中的突破”。而原道交流学会蔡惠民神父就更厉害了,拉拢到宗座额我略大学在三月二十二至三月二十三日在罗马合办关于“基督宗教在中国社会”的研讨会。三月是甚么日子?据意大利晚邮报说,下一次的谈判时间推迟到三月底,而有梵方官员就说了,三月签协议,天天都是好日子。谈判与研讨会在差不多的时间进行,方便一群教界学界的人物到时候一起包装,游说教廷内部的反对者,对他们说连“从大陆来的”(与会者)都赞成签署协议呢!就像耿占河那样嘛,私自逃离教区却打着“从大陆来的神父”的旗号,自己不听自己的主教,却叫人要听教宗的。我们吃瓜群众还能说甚么?就只有两个字:呵呵。
-----------
好手段!
 
回复  支持[4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4 16:09:02 发表
义峰说对了,最近圣神研究中心和原道交流学会将会全面出动做更大的包装。除了耿占河的三场讲座,林瑞琪博士下星期会出来讲“中梵关系前景:困难中的突破”。而原道交流学会蔡惠民神父就更厉害了,拉拢到宗座额我略大学在三月二十二至三月二十三日在罗马合办关于“基督宗教在中国社会”的研讨会。三月是甚么日子?据意大利晚邮报说,下一次的谈判时间推迟到三月底,而有梵方官员就说了,三月签协议,天天都是好日子。谈判与研讨会在差不多的时间进行,方便一群教界学界的人物到时候一起包装,游说教廷内部的反对者,对他们说连“从大陆来的”(与会者)都赞成签署协议呢!就像耿占河那样嘛,私自逃离教区却打着“从大陆来的神父”的旗号,自己不听自己的主教,却叫人要听教宗的。我们吃瓜群众还能说甚么?就只有两个字:呵呵。
 
回复  支持[3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4 11:03:43 发表


這兩天我不斷被中梵爭論纏繞。爭論不是問題,但當中某些人的手段和態度,實在令我齒冷。

第一個是 Fr. Ignatius Lo 羅敬業神父 。我在一個公開群組裡轉載一些大陸教友的言論,這個羅神父二話不說便走出來要跟我理論。我不怕辯論,最緊要辯得有水平。我據理力爭,把道理都講清楚。過了不久,他開始理屈詞窮,繼而刪除自己的留言逃避。再過了一會,他便封鎖我。

他似乎喜歡如此:到處去質疑人,暗示你不清楚實況,然後別人叫他講出他所知道的,他便模棱兩可,重複又重複謂「我無說過」、「這是你的見解」。人家繼續逼問,他發現無路可退了,便刪除留言,繼而封鎖對方。不好意思,我只能說他是無膽匪類。有膽質疑人,卻無膽清楚講出自己有何理據。自己走去「辣著火頭」,卻多次敗走。有句很俗的話叫「先撩者賤」,文雅一點叫「自取其辱」。有如此神父,令我不得不質疑香港聖神修院的培育是否出了問題。

我無拜讀過羅神父的神學或倫理學著作,不敢妄議其思想(如有的話),不敢說他不學無術。但從其網上言論,可知其有否修養。古人說:進德修業。業為次,德先行。無德者,那怕你是堂區之首,也只會被人鄙視。堂堂修道人,我真的為其感到羞恥。我謹在此勸勸羅神父,讀多一點書,花多一些時間祈禱靈修,不要終日在facebook上挑釁成癮。

另一個,叫耿占河神父,近日他開始出人頭地了。之前我也說過,這個耿神父是聖神修院的教授,也是原道交流學會的研究員。近日他先在一個小團體中發表對中梵的見解,言論之錯令陳樞機也要花時間和他切磋。但耿神父豈是普通神父?聽聞他早前就登堂入室閉門跟香港教區的神父修女「分享」他的中梵見解了,《天主教在線》上有教友指出是教區安排的。教區為何不安排把耿神父的「分享」錄下來,供信友大眾傳播開去呢?如果是有理據的,不應該更要廣傳嗎?難道是要先統一神長的口徑?

為了跟耿神父交流,我特意到他的facebook頁面,發現他用公開形式轉載了一些其他人批評陳樞機的文章,聲稱那是「建言」。我於是把一段大陸教友對他的質疑貼在留言上。他後來回應了,但我還未有時間讀清楚兼再回應,他就把我封鎖了。又是封鎖。我真的何德何能?我請朋友到耿神父的account去截一些圖。大家可見,他聲稱「各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從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問題,會擴大我們的視野,令我們擁有更全面的認識,也更接近真理。」好一個虛偽的人。我連自己的觀點也未及表達,已經被封鎖了。似乎那段大陸網友的留言刺到他的要害,真相總是令人尷尬。(有些教友還以為他真的「理性回覆」異見者。)耿神父可是神學博士,但其思想又如何?看看他如何回應支持自己的女教友:「你說的好!比某些男人的看法更高瞻遠矚!」原來耿神父認為,一般的女士都是短視的,只有一些特殊案例方才比男人好。見微知著,這個神父有多少倫理道德、思想有多堅實,可知矣。(也不要提他那篇大談中美日臺梵的「論文」了。)

大陸教內早有傳言,這個耿神父是以教規內非正常程序來到香港落戶。當然我無法證實,這點大家可能要請教一下其原來所屬景縣教區的主教封新卯。這篇文章是公開的,耿神父也能看到,我不會像他一樣封鎖人(可惜我無法tag他)。如果這傳言不實,請他出來澄清,我願意收回言論。如此一個神父貿貿然來到香港,為何香港教區會欣然接納呢?這一點,就要問一問神聖修院校長兼原道交流學會會長蔡惠民副主教。究竟是憐其孤苦,抑或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我不知道。 

為何羅神父不敢把話講清楚?為何耿神父一見到我轉載大陸教友的留言便急忙把我封鎖?為何香港教區某些人要如此閃縮?兩個字:虛怯。

他們害怕了。

如果理直氣壯,就無甚麼好怕的。但正因為不是理直氣壯,所以不敢堂堂正正大聲講。他們只會不斷用幾近抹黑的手段,去打擊反對協議的人。

你發表不同意見或批評,就會被他們打成是「謾罵」、「對教會無益處」、「反教宗」;你在網上發表意見,他們會說你只是「網民」,不用理會;你在媒體發表文章,他們會說你是「借傳媒狙擊」;你說可能達成的協議有問題,他們會說應該等協議達成後才評論,繼而自己不斷評論協議是必要的;你發起聯署,他們會說你是政治勢力;你再據理力爭,他們會問你有否在中國待過,如果無又怎會清楚中國現況。

(我也跟另一位神父在網上辯論過。雖然無法同意他的觀點,但起碼他敢說清楚,願意講道理,是個君子。但他是少數。)

我們反對協議的人,打開天窗說亮話,把找到、想到的理據統統鋪陳出來,無懼人家批評,更不會逃避。我們是道理先行。假若講者特意以自己的出身地位去證成自己是正確的,我們方才會質疑其背景究竟有多厲害。我不敢說我們都是君子,但起碼我們不是小人。

我無甚麼好怕的,反正已經對這個教區不存任何希望。如果有人要告狀,即管去找楊鳴章主教吧,請他絕罰我。即管指控我分裂教會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們這班人即管判斷我吧,反正最終的判斷在天上。

我不像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可以登堂入室。唯有以「網民」的身份在這裡發表文章。我不敢說自己身處艱難,但自問在中梵議題上,我是行無愧怍。

不像那些身穿祭衣、引經據典的法利塞人。
       

 
回复  支持[11反对[9]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4 08:26:50 发表
新疆天主堂的十字架、圆顶、圣像被毁:“宗教中国化”下的新文革
时间:2018-03-03  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Bernardo Cervellera

新疆伊宁天主堂的十字架被强拆,圆顶、圣像和外墙装饰都被毁,堂内的十字架和苦路也被去除。玛纳斯和呼图壁县的教堂也都发生了同样的遭遇。十字架被看作是代表“国外的宗教渗透”的符号。禁止在家中私下祷告,否则会被逮捕接受再教育。儿童和青少年被禁止进入教堂。宗教复兴引起了共产党的恐惧。



罗马(亚洲新闻)— “简直是一场新的文化大革命”:这是网友在看到伊宁(新疆)天主堂十字架被强拆照片后的评论,天主堂顶上的十字架、教堂顶部的两尊圣像、正立面外墙的浮雕装饰和绘画全部都被去除了。从题图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左边是拆除前天主堂的样子,其颜色、风格、低调沉静的圆顶和墙面装饰、还有高耸在建筑顶部的十字架。而右边的照片则是拆除后的情形。这一切都发生在2月27日和28日政府的一纸命令之下。而此前几周,中国和梵蒂冈代表团刚刚举行了高层会晤,据称要就中国天主教会的主教任命问题达成一个“历史性的”协议。

伊宁位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以西700公里左右,这里的天主教团体有少数几百名信友。

这无法不使人联想起文革:1966年-1976年期间,在毛泽东和“四人帮”的领导下,红卫兵们实践了共产主义对待宗教的最极端形式,大肆破坏全国的教堂、寺庙、佛塔、经书、雕像、绘画等等,试图歼灭一切宗教。

然而如今的“文化大革命”有着另外一个口号:“中国化”。这是三年前习近平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提出的、并在去年十月的中共十九大上重申的理论,意味着“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秉承“独立办教”原则,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宗教,抵制来自“国外的宗教渗透”。

现在十字架已经成了一个代表“国外的宗教渗透”的符号:伊宁天主堂的两个圆顶上的十字架随着圆顶一起被毁了,消失了,而且圣堂内部的十字架、包括苦路圣像以及长椅上十字架形状的装饰通通全都被去除了。

反十字架的狂飙也影响了新疆自治区内的其他城市。在去年圣诞节之前,玛纳斯教堂的所有十字架都被摧毁,有传闻说,呼图壁县的教堂也发生了同样的遭遇。

与文化大革命的相比还不止于此。就像当年那样,信友也被禁止私下在家中祷告。警方威胁说,如果被发现两个人在家中一起祷告,他们将被逮捕并被迫接受再教育。

根据去年9月通过、并于今年2月1日起生效实施的新《宗教事务条例》,宗教敬拜活动只能在政府规定的时间在教堂进行。任何其他地方都被认为是“非法场所”,违反这些规定的人将遭到监禁、罚款、征收开展非法宗教活动的建筑物。连私人住宅现在也被认为是“非法的礼拜场所”:严禁在任何私人住宅中进行宗教对话或祈祷,否则将受到逮捕。信众们只能在星期天去教堂里祷告。

在所有教堂的入口处,必须有明文标识,宣布该处建筑“禁止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进入”,因为儿童和青少年被禁止参加宗教活动。

应该指出的是,以上提到的教堂不是非法场所,而是正式注册的官方教堂。关键在于,“宗教中国化”意味着要屈服于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要充当“宗教的积极向导”,宗教的生存或死亡、建造或毁灭,都取决于党。

只能用恐惧来解释党对宗教这种无情和窒息的压制。中国各处的人们都能感受到,而且许多社会学家也证实,中国正在经历令人印象深刻的宗教复兴,超过80%的人口称有一些精神信仰,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党员私下里信仰着某些宗教。所有这些情况预示着在未来会实行更多的控制和迫害。一位乌鲁木齐的信友对亚洲新闻通讯社说:“我很难过,梵蒂冈竟会与这个政府妥协达成协议。这样的话,它将成为那些希望毁灭我们的人的同谋共犯。”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4 06:32:44 发表
祈祷?

明天拆香港教的十字架!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03-03 15:05:27 发表
网友 蓝色安日洛 的原文:

跟随敬爱杨主教同时期待,阿门。

错别词。是同时祈祷。☺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蓝色安日洛
2018-03-03 15:03:58 发表
跟随敬爱杨主教同时期待,阿门。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3 14:59:01 发表
耿神父:我的老乡在香港有幸听到你的精彩讲座,并且很细心的根据录音做了笔录。看到你郑重的声明,事态严重,我忍不住借了老乡的录音和笔录,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去阅读和聆听。根据录音,你当时是说:「所以呢,教会的第一原则、最高原则是甚么呢,其实不是正义,而是爱。天主呢,就是在这爱,在这牺牲之中,牺牲原则、牺牲正义的情况下,拯救了世界。」陈枢机由教友向他转述难免不准确,可能出现了偏差,只有这一处有一些字眼上的错误,我们就基于爱,包容他吧。

可怎么我觉得,你说的原话比陈枢机老人家写出来的更有问题?!你说,教会的第一原则不是正义,是爱。在教会的争议中,有人先支持正义,有人认为应该以爱为先,这我都可以理解,可你说在牺牲之中,连原则(你指的爱)连正义都可以牺牲?!耿神父你两样都可以牺牲,真的是奇葩!妈呀,那么咱们这个教会的福音还剩下甚么可以传?

陈枢机老人家整篇博文,就只有一句你认为不对?我倒想谈谈他老人家引用你的另外一句:「将来地下主教也都一样被要求作牺牲」(其实他的引句跟你也不是每个字一模一样!),向耿神父博士讨教。你原话是说:「所以呢,这两位主教,将来还有其他的地下主教也可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他们也可能要作出牺牲来。这个牺牲是什么样子呢?他们拯救了是谁?他们拯救的是那个、中国那些那个,首先是非法主教,首先是那个,如果不宽恕他的话,这个非法主教和他背后的团体,其实都是被教宗的、是要被教会绝罚的。所以呢,通过这种牺牲呢,拯救了他,拯救他背后的团体,而甚至呢,背后更多的团体。所以这个,他们的牺牲,是一种牺牲,我们承认,我们对他们要表达敬意。」

如果地下主教的牺牲是为了拯救地下团体,我可以理解,也只能同情。但原来根据你的说法,是要拯救非法主教和拯救他背后的团体,甚至背后更多的团体。这背后的团体是甚么?会被绝罚的,大概不是地下教会吧?非法主教自己犯错,不听教廷劝告,持守信仰的地下主教现在已经要让位为他们买单了,现在还要被绝罚?不会倒霉到这样吧?那么非法主教「背后的团体」,指的就该是爱国会吧?而「背后更多的团体」,就是主教团和官方地上教会吧?正如你在讲座中说,今天的中国已强大了。爱国会需要人拯救?你开玩笑吗?区区几十个地下主教能拯救、需要拯救爱国会?教廷跟中国谈判,要承认它都来不及,还会绝罚爱国会?妈呀,你呆在修院怎么也不给面子拜读汤枢机去年展望中梵关系的鸿文?汤枢机说爱国会要成为教会内的慈善组织呀。我相信香港教区的神父修女去年一定都已经背诵了自己主教的文章,你赶快先去好好读读才去跟他们讲课,免得让人家讪笑咱们内地的神父。

最后,如果你认为陈枢机或通风报信的人演绎错了你的话,你需不需要我的老乡把你的讲座笔录在这里贴出来,让大家好好了解你的观点?静候佳音。

主内同胞
维多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3 14:05:14 发表
【他們害怕了】

這兩天我不斷被中梵爭論纏繞。爭論不是問題,但當中某些人的手段和態度,實在令我齒冷。

第一個是 Fr. Ignatius Lo 羅敬業神父 。我在一個公開群組裡轉載一些大陸教友的言論,這個羅神父二話不說便走出來要跟我理論。我不怕辯論,最緊要辯得有水平。我據理力爭,把道理都講清楚。過了不久,他開始理屈詞窮,繼而刪除自己的留言逃避。再過了一會,他便封鎖我。

他似乎喜歡如此:到處去質疑人,暗示你不清楚實況,然後別人叫他講出他所知道的,他便模棱兩可,重複又重複謂「我無說過」、「這是你的見解」。人家繼續逼問,他發現無路可退了,便刪除留言,繼而封鎖對方。不好意思,我只能說他是無膽匪類。有膽質疑人,卻無膽清楚講出自己有何理據。自己走去「辣著火頭」,卻多次敗走。有句很俗的話叫「先撩者賤」,文雅一點叫「自取其辱」。有如此神父,令我不得不質疑香港聖神修院的培育是否出了問題。

我無拜讀過羅神父的神學或倫理學著作,不敢妄議其思想(如有的話),不敢說他不學無術。但從其網上言論,可知其有否修養。古人說:進德修業。業為次,德先行。無德者,那怕你是堂區之首,也只會被人鄙視。堂堂修道人,我真的為其感到羞恥。我謹在此勸勸羅神父,讀多一點書,花多一些時間祈禱靈修,不要終日在facebook上挑釁成癮。

另一個,叫耿占河神父,近日他開始出人頭地了。之前我也說過,這個耿神父是聖神修院的教授,也是原道交流學會的研究員。近日他先在一個小團體中發表對中梵的見解,言論之錯令陳樞機也要花時間和他切磋。但耿神父豈是普通神父?聽聞他早前就登堂入室閉門跟香港教區的神父修女「分享」他的中梵見解了,《天主教在線》上有教友指出是教區安排的。教區為何不安排把耿神父的「分享」錄下來,供信友大眾傳播開去呢?如果是有理據的,不應該更要廣傳嗎?難道是要先統一神長的口徑?

為了跟耿神父交流,我特意到他的facebook頁面,發現他用公開形式轉載了一些其他人批評陳樞機的文章,聲稱那是「建言」。我於是把一段大陸教友對他的質疑貼在留言上。他後來回應了,但我還未有時間讀清楚兼再回應,他就把我封鎖了。又是封鎖。我真的何德何能?我請朋友到耿神父的account去截一些圖。大家可見,他聲稱「各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從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問題,會擴大我們的視野,令我們擁有更全面的認識,也更接近真理。」好一個虛偽的人。我連自己的觀點也未及表達,已經被封鎖了。似乎那段大陸網友的留言刺到他的要害,真相總是令人尷尬。(有些教友還以為他真的「理性回覆」異見者。)耿神父可是神學博士,但其思想又如何?看看他如何回應支持自己的女教友:「你說的好!比某些男人的看法更高瞻遠矚!」原來耿神父認為,一般的女士都是短視的,只有一些特殊案例方才比男人好。見微知著,這個神父有多少倫理道德、思想有多堅實,可知矣。(也不要提他那篇大談中美日臺梵的「論文」了。)

大陸教內早有傳言,這個耿神父是以教規內非正常程序來到香港落戶。當然我無法證實,這點大家可能要請教一下其原來所屬景縣教區的主教封新卯。這篇文章是公開的,耿神父也能看到,我不會像他一樣封鎖人(可惜我無法tag他)。如果這傳言不實,請他出來澄清,我願意收回言論。如此一個神父貿貿然來到香港,為何香港教區會欣然接納呢?這一點,就要問一問神聖修院校長兼原道交流學會會長蔡惠民副主教。究竟是憐其孤苦,抑或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我不知道。 

為何羅神父不敢把話講清楚?為何耿神父一見到我轉載大陸教友的留言便急忙把我封鎖?為何香港教區某些人要如此閃縮?兩個字:虛怯。

他們害怕了。

如果理直氣壯,就無甚麼好怕的。但正因為不是理直氣壯,所以不敢堂堂正正大聲講。他們只會不斷用幾近抹黑的手段,去打擊反對協議的人。

你發表不同意見或批評,就會被他們打成是「謾罵」、「對教會無益處」、「反教宗」;你在網上發表意見,他們會說你只是「網民」,不用理會;你在媒體發表文章,他們會說你是「借傳媒狙擊」;你說可能達成的協議有問題,他們會說應該等協議達成後才評論,繼而自己不斷評論協議是必要的;你發起聯署,他們會說你是政治勢力;你再據理力爭,他們會問你有否在中國待過,如果無又怎會清楚中國現況。

(我也跟另一位神父在網上辯論過。雖然無法同意他的觀點,但起碼他敢說清楚,願意講道理,是個君子。但他是少數。)

我們反對協議的人,打開天窗說亮話,把找到、想到的理據統統鋪陳出來,無懼人家批評,更不會逃避。我們是道理先行。假若講者特意以自己的出身地位去證成自己是正確的,我們方才會質疑其背景究竟有多厲害。我不敢說我們都是君子,但起碼我們不是小人。

我無甚麼好怕的,反正已經對這個教區不存任何希望。如果有人要告狀,即管去找楊鳴章主教吧,請他絕罰我。即管指控我分裂教會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們這班人即管判斷我吧,反正最終的判斷在天上。

我不像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可以登堂入室。唯有以「網民」的身份在這裡發表文章。我不敢說自己身處艱難,但自問在中梵議題上,我是行無愧怍。

不像那些身穿祭衣、引經據典的法利塞人。
 
回复  支持[4反对[1]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3-03 08:19:0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贫困者 的原文:

网友 旷野呼声 的原文:

祢曾说: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杨鸣章,虚伪!大陆教会哪个为义而受迫害?哪个为信仰而付出的牺牲?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还是地下教会?

杨鸣章不是在说为义而受迫害,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吧?

杨的意思是: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随从方济各帕罗林集团的邪恶计划都参加爱国会,与爱国会合一是宽恕与修和!

请问杨主教,宽恕?谁错了?宽恕谁?

爱国会错了么?

宽恕那些对教会实施迫害的人群。有错吗?

杨鸣章是在说宽恕迫害者?有迫害么?教廷不是要求地下参加爱国会么?既然这样,还能说政府迫害地下?荒谬

没有迫害高可贤主教。师恩祥主教怎么死的?苏志民主教在哪里?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3 00:02:05 发表
世俗的任何组织,不论任何国际的范国,都是不可容忍的,牠们不是神权,天主的教会,是神权的教会,是圣神之权,不容亵渎,谁也不应背逆圣神。否则再也不是圣而公教会,这是绝对的信理。谁否定这点就是否定了教会的根基(圣神的住所),绝不让步!天主的教会只受统于天主圣神。不容出卖!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23:56:32 发表
世俗的任何组织,不论任何国际的范国,都是不可容忍的,牠们不是神权,天主的教会,是神权的教会,是圣神之权,不容亵渎,谁也不应背逆圣神。否则再也不是圣而公教会,这是绝对的信理。谁否定这点就是否定了教会的根基(圣神的住所),绝不让步!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23:44:32 发表
谁能做到恰到好处,是人中的你我他?只有天主才能周全。从天主来的依天主行,结果必是成全完备的,否则以人意的骄傲而行的一切都必自取其辱。若从天主求来的必获全胜。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21:00:19 发表
网友 贫困者 的原文:

网友 旷野呼声 的原文:

祢曾说: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杨鸣章,虚伪!大陆教会哪个为义而受迫害?哪个为信仰而付出的牺牲?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还是地下教会?

杨鸣章不是在说为义而受迫害,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吧?

杨的意思是: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随从方济各帕罗林集团的邪恶计划都参加爱国会,与爱国会合一是宽恕与修和!

请问杨主教,宽恕?谁错了?宽恕谁?

爱国会错了么?

宽恕那些对教会实施迫害的人群。有错吗?

杨鸣章是在说宽恕迫害者?有迫害么?教廷不是要求地下参加爱国会么?既然这样,还能说政府迫害地下?荒谬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20:58:4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我们怎么没得到明确指示?你是中梵关系的障碍。中共的还是教廷的?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20:33:40 发表
去年年底,大陆有地下主教收到罗马的明确指示:圣座对爱国会的立场一如以往,主教和司铎不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允许担任违反教会原则的职务。同时,不能服从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它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由此可见几年来教廷反复讲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上面的指示就是教廷对中方的“诚意”。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贫困者
2018-03-02 19:25:38 发表
网友 旷野呼声 的原文:

祢曾说: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杨鸣章,虚伪!大陆教会哪个为义而受迫害?哪个为信仰而付出的牺牲?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还是地下教会?

杨鸣章不是在说为义而受迫害,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吧?

杨的意思是: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随从方济各帕罗林集团的邪恶计划都参加爱国会,与爱国会合一是宽恕与修和!

请问杨主教,宽恕?谁错了?宽恕谁?

爱国会错了么?

宽恕那些对教会实施迫害的人群。有错吗?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19:24:39 发表
最后,有些人还引述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任时写的《牧函》,当中的第六条、第四段一段话作为例证,为爱国会辩护,甚至为他们鸣声喊冤,却把牧函最关键的话加以隐藏。

牧函中最关键的部分是,本笃十六世再次重申教会的原则:「在这些不可放弃的原则下,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是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的。但同时,当政权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问题和教律时,我们亦不能就此屈从。政权知道得很清楚,教会训导教友在其国内要做好公民、尊重且积极于公益的合作者。但是,教会亦同样清楚要求国家在真正尊重宗教自由的前题下,保证天主教教友能完整地生活他们的信仰。」难道有关人士只读其一,不读其二?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02 17:55:58 发表
仓廪实而知礼节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7:14:12 发表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三鐘經前發表的講話:「滿懷著特殊的精神上的關懷, 我還想到了那些毫不妥協地堅持恪守他們對伯多祿宗座之忠誠的天主教友們。有時,他們需為此付出痛苦的代價。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 使他們能懂得這痛苦磨難是勝利的源泉- 即便當時他們會感到似乎一切都失敗了」!

杨主教,这段本笃教宗的话是否继续有效?

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

请告诉我,我们该继续坚持什么?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么?还是坚持继续保持完整的信仰?

方济各教宗,帕罗林也请回答!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7:10:20 发表
祢曾说: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杨鸣章,虚伪!大陆教会哪个为义而受迫害?哪个为信仰而付出的牺牲?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还是地下教会?

杨鸣章不是在说为义而受迫害,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吧?

杨的意思是: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求祢使所有为此而付出的牺牲,在圣神内,不论环境顺逆,都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其中也包括宽恕与修和。

随从方济各帕罗林集团的邪恶计划都参加爱国会,与爱国会合一是宽恕与修和!

请问杨主教,宽恕?谁错了?宽恕谁?

爱国会错了么?
 
回复  支持[0反对[2]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7:05:12 发表
主,求祢助佑我们信赖及依靠祢,永不离弃祢在伯多禄盘石上所建立的教会。


杨鸣章扯淡!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爱国会主教神父们领导的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是基督在伯多禄盘石上所建立的教会么?

瞎眼的向导!说谎者!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7:03:13 发表
在这一段历史时期,共济会,联合其潜伏教会内部的党羽,将会成功地实现其大阴谋:即立一个像来取代基督及其教会。一个假基督和假教会。结果,那座为那兽而立的,受普世万民朝拜,并为所有要买卖的人打上印号的兽像,便是假基督的像。你们就这样到达了净化的顶峰、苦难的顶峰和背教的顶峰。到那时,背教将变得普及,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随从假基督和假教会。这样,那个人便会登场,他就是假基督!


这段圣母的信息今天应验了,方济各教宗,帕罗林这届教廷带领普世教会与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共融。也就应验了圣母预言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随从假基督和假教会。

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就是假基督建立的假教会!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7:00:11 发表
偕同教宗方济各及普世教会,为信仰上的合一及爱德中的共融,献上我们恳切的祈求。

偕同方济各教宗,普世教会与爱国会共融,与爱国会主教神父共饮邪魔之杯,好使亵渎可憎之物立于全球各地的圣殿!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旷野呼声
2018-03-02 16:57:36 发表
杨主任祈祷中国教会早日合一,地下教会要听命要服从,不要再顽固了,早参加爱国会与爱国会合一,回到教会怀抱!

杨鸣章主教准备什么时候在香港成立爱国会?
 
回复  支持[3反对[1]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