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天主子民的信仰意识使在中国的教会免于裂教”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3-13 08:43:12 发表

亲爱的梵蒂冈: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爱国会?

近日,协议后一个悬而不决的问题--被合法后的那七个主教如何安置--终于尘埃落定:七位都是所在教区的正权主教,即使原本有正权主教的也要退休或者降级给这七位中的让位。

之前一直认为那些非法主教被合法化不是问题,因为既然祝圣了,就是主教,即使非法也是主教,品位是有的,只是不能正常行使主教职权,问题在于合法后的安置,因为有的教区已经有合法的正权主教...。目前看来教廷的一纸公文就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但是新的问题更大的问题紧接着来了,也许有的人不想面对,或者避而不谈,那就是我们面临着一个极大的痛苦的抉择:爱国会到底能接受不?良心和服从居然成了对立面,一方面前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会的《信函》依然有效,信中明确说明爱国会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的(参见:《信函》第七条),另一方面还在国家爱国会任职的主教可以取代原来为了信仰,为了真理,受尽迫害而坚持不入爱国会的主教,问题就在于让我们这些原来按着教会训导去坚持的神父教友陷于矛盾的抉择中。

梵蒂冈: 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是为了服从自动闭上眼睛不要看教宗本笃十六的信,昧着良心去接受爱国会主席为我们的主教?还是按着良心至上的原则坚守我们信仰的底线不参加不接受爱国会及其主教?

说为了服从,是因为有梵蒂冈的官方文件,明示爱国会主教替代原正权主教,闽东教区郭主教和全体神父这次在服从方面是没有瑕疵的,无条件服从,去接受一位依然在爱国会任职的主教,就如品一口茶在其《闽东教区的忠贞》一文所说的忠贞就意味着忠于一个更高的权威----忠于教会传统、忠于基督在世的代表。当初我们选择走“地下”路线,是因为宗座不认可地上的主教,所以我们拒绝与他们在圣事上的共融;今天我们接受地上的主教为我们的主教,同样因为这是宗座的命令,所以当初的拒绝与今天的接纳完全同属一个性质。但是有没有想过当初宗座不认可是因为爱国会问题,转入地下也是因为这个与教义无法调和的爱国会,如今认可了是不是意味着爱国会问题也解决了?如果没有解决,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个矛盾?本笃十六的信算不算宗座指示?我们的服从是否可以是盲目的?

良心问题是说既然教宗本笃十六的信件还有效,教宗方济各也强调过这封信件的有效性。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爱国会与教义无法调和,我们怎么可以去接受一位爱国会主席为我们的主教?

在前教宗本笃十六的信件没有作废的情况,我没有办法借由服从去接受一位爱国会的主教为我的主教,除非他退出爱国会;在让我接受一位爱国会主教为我的主教时,我没有办法去忽略不计依然有效的前教宗的信,除非清楚说明作废。在这种矛盾中让我做抉择的话,我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想不服从,也不想昧良心,能做的就是回家种地吧。

对于一个普通神父,没有那些大佬们脑袋大想不了那么多,就是单纯的信仰,是就是非就非,没有权宜之计,不会骑墙主义,在这种信仰与服从 或者说良心与服从出现对立或者矛盾时,梵蒂冈,请告诉我们怎么做?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3-10 19:18:57 发表
本笃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之教义原则

問候

一、可敬的中國主教弟兄,親愛的司鐸、度獻身生活者和教友們:「我們在祈禱時,常為你們感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因為我們聽說:你們在基督耶穌內的信德,和你們對眾聖徒所有的愛德:這是為了那在天上給你們所存留的希望。……為此,自從我們得到了報告那天起,就不斷為你們祈禱,充滿各樣屬神的智慧和見識,好使你們的行動相稱於主,事事叫他喜悅,在一切善功上結出果實,在認識天主上獲得進展,全力加強自己,賴他光榮的德能,含忍容受一切。」(哥1:3-5; 9-11)
聖保祿宗徒的這段話,恰如其分地揭示了我作為伯多祿繼承者及普世教會牧者對你們懷有的心聲。你們深知我心中多麼牽掛你們,每天都在為你們祈禱;你們深知,將我們精神聯合在一起的共融關係又是多麼的密切。
【全力加強自己,賴他光榮的德能,含忍容受一切。】

目的
二、因此我很想向你们表达我对你们亲切的关怀。你们对主基督及教会所持的忠诚,‘有时需要付出痛苦的代价的忠诚’{1},所带给我的喜乐是丰厚的。‘因为基督赐给你们的恩宠,不但是为了相信他、也是为他受苦的’(斐1:29)。尽管如此,在你们国家的教会生活中的一些重要方面仍令我感到忧虑。

这封信无意处理涉及你们熟知的复杂问题的每一细节,而旨在就中国教会生活和福传事业提出一些指导。从而帮助你们发现主、和导师、耶稣基督对你们的要求:他是‘人类历史的钥匙、中心和终向’。{2}


註釋:
1.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三鐘經前發表的講話:「2. 滿懷著特殊的精神上的關懷,3. 我還想到了那些毫不4. 妥協地堅持恪守他們對5. 伯多祿宗座之忠誠的天主教友們。有時,6. 他們需為此付出痛苦的代價。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7. 使他們能懂得這痛苦磨難是勝利的源泉-8. -9. 即便當時他們會感到似乎一切10. 都失敗了」11. 。《羅馬觀察報》2006年12月27日至28日,12. 第12版。
【全體教會都敬佩他們的榜樣;並為他們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祈禱。】




【「因為基督賜給你們的恩寵,不但是為相信他、也是為他受苦的」】

【幫助你們發現主、和導師、耶穌基督對你們的要求:祂是「人類歷史的鎖鑰、中心和終向」。】


四、身為普世教會的牧者,我要為在中國的教會衷心感謝天主,因為她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中堅貞地奉獻了信仰的見證。同時,出於我不可推卸的責任以及慈父的愛心,意識到當務之急是要積極鞏固中國教友們的信德,並採用屬於教會的方法促成他們合一。
【意識到當務之急是要積極鞏固中國教友們的信德,並採用屬於教會的方法促成他們合一。 】



在真理和愛德中建立的關係
七、上面提到的令人痛心的局勢,就是信眾教友和牧者們都被牽扯到強烈的衝突中(參見第六號)。經過仔細的分析後,發現到在導致這狀況的各種原因中,若干機構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他們被強加在天主教會團體之上,儼然成了教會生活的主要負責者。事實上時至今日,一個團體、個人或者宗教場所是否合法,或正式(Ufficiale),仍取決於上述機構的認可。這樣,就導致了神職之間和教友之間的分裂。

【考慮到「耶穌(建立教會)的初衷」充分顯示出,某些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眾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

【上述(由國家設立、並與教會體制無關的「爱国会」)機構宣稱自己的宗旨為: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也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按自古以來的信條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

綜合上面所述,牧者和平信徒們都要牢記:宣講福音、要理講授和愛德事業、禮儀和敬拜活動,以及牧靈上的各種策略,都只屬於主教與他們的司鐸。他們不斷延續著宗徒們在聖經和聖傳中傳下的信仰。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來的干預。


中國主教們
八、在教會——天主子民內,只有那些曾受了相應的教育和培訓、並被合法祝聖為聖職者,才能行使「教導,聖化和管理」的職務。平信徒在獲得主教法定的委任後,也能執行傳播信仰有效益的教會職務。
近年來,因著各種原因,主教弟兄們--你們遇到了一些困難,因為有「非聖職者」,有時甚至有尚未領洗者,以各種國家機構的名義,在教會重大的事務上操控和做決策,包括任命主教。結果是,因著一種教會觀的產生,而貶抑了伯多祿與主教的職務;也由於這種觀念,教宗、主教及司鐸們會實質上變成無職無權的人。相反,正如前面說的,按天主教教義,對教會的聖事性結構,伯多祿及主教的職務是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教會的這項特性是主耶穌的恩賜,因為「是祂賜與這些人作宗徒,那些人作先知,有的作傳福音者,有的作司牧和教師,為成全聖徒,使之各盡其職,為建樹基督的身體,直到我們眾人都達到對於天主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認識成為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4:11-13)


【讓我重申(參見第五號),共融與合一是天主公教會的基本的,和不能或缺的元素。設立一個從宗教層面上「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是不相容的。 】

我明白在上述的情形之下,你們為保持對基督、對教會及伯多祿繼承者之忠貞,要面對重大的困難。在此請你們不要忘記,聖保祿宗徒曾經說過的話(參見羅8:35-39)--沒有什麼事可使我們與基督的愛相隔絕。我相信你們賴天主的恩寵,會竭盡己力,不惜代價地衛護教會的合一與共融。

近幾十年來,許多中國主教團的成員悉心地領導了教會,他們給自己的團體和普世教會過去作出了,現在仍在做燦爛的見證。為此我們再一次從心底向群羊的「至高牧者」(伯前5:4)發出稱謝的讚頌:因為總不能忘記他們中有很多位遭遇過迫害、或被禁制執行任務,有些甚至以自己的鮮血澆灌、滋養了教會。

【在信仰和信仰生活(fides et mores,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專責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向任何政權屈服。
根據上面所述原則,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42] 仍不能被宗座承認為主教團:因為那些沒有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他們是與教宗共融的。相反,卻包括了那些至今仍不合法的主教;且這團的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元素。 】


在這些不可放棄的原則下,我們同意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是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的。但同時,當政權不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問題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


政權知道得很清楚,教會訓導教友在自己國內要做好公民、對國家公益做敬謹及積極的合作者。但是,教會亦同樣清楚地要求國家在尊重宗教真正自由的前題下,保證天主教教友能完整地生活他們的信仰。


【但同时,当政权不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问题和教律时,我们亦不能就此屈从。】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3-10 19:18:22 发表
爱国会传播的谬论
  但是,我们有责还应当痛心地公开说明,事实的演变,在你们中,因了阴谋的毒计,便走向了下坡,以致我们以前所指责的假说谬论,似乎已经横行到了极点,造成了莫大的祸害。
  因为在你们国内,曾以一种秘密的计划,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
  据公开的报道:此爱国会的宗旨,是为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将公教的圣职人员和信友们团结起来,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并为协助巩固,并发扬在你们中所立的社会主义,并与政府合作,尽力拥护政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然而,这种组织,虽可在爱国爱民,谋求和平的普通口号下,蒙蔽一般朴实的愚民,但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尽在于努力完成其既定而又害人的阴谋。


爱国会的真正目标
  其实,爱国会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士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于唾弃宗教的原则。并且爱国会也假借保卫和平的美名,接受了敌方所捏造的谣言与罪名,并加以宣传,以控诉圣职人员,攻击主教,攻击圣座,诬陷他们怀有帝国主义的野心,一心专务剥削弱小民族,以固有的成见来敌视中华人民。
  爱国会,又宣称在宗教事务上应享有各种自由,以便利于政教合作的进行;其实,这种口号的真正目的,完全是置圣教会的权利于不顾,使教会完全隶属于政权之下。爱国会并促使自己的会员对于驱逐传教士的命令,对于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不在少数的男女信友的非法监禁的命令,都应加以赞成;并且对于长期阻止合法神长执行职权的非法处置,也应接受;对于反对圣教会至一至公,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谬论,也应附和;并对于唆使信友,神父违抗法定神长,离间教会团体,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都该照行。
爱国会的迫人方法
  并且,以爱国爱民自居的爱国教会,为了加速传播上述的恶毒理论,为了更容易逼人接受,遂施行各种方法,甚至压迫威吓,亦在所不惜,一面在报章杂志上大肆宣传,一面连串地召集会议,用尽恐吓,诱惑,欺骗的方法,驱使一般不欲参加的人参加集会,如有人在集会中胆敢发言,辩护真理,则群起而攻之,加以反政府,反新社会的罪名。
  此外,尚有所谓的学习,迫使学员吸取并接受骗人的学说。甚至司铎,修士,修女,修生,以及各界年龄的男女信友,都被迫参与,在这种学习会议中,整天整周,甚至整月不息,继续听讲,继续讨论,终至使人理智麻木,意志失调,乃至为一种心理力所压制,被迫声明信服。此种声明,既已失去了思索的自由,何具人性价值之有!更不必提说那些千方百计恐吓人心的方法:私下的欺骗,公开的恐吓,被迫的“悔过书”,“思想改造所”,“公审”等等,甚至连年老可敬的主教,也被污蔑地拉到“公审”的场所里去。
  对于这种蹂躏天主子女的神圣自由和侵害人性根本权利的暴政,全球天主教的同道兄弟,以及全球的正直人士,不能不同我们一齐,同声呼吁,抗议这种损害世人良心的举动。
公教人士爱国之道
  这些罪恶既是借爱国的美名所造成的,我们在此不得不再向人们唤起注意:爱国原是圣教会的一端道理,圣教会不断地教会每个信友,应诚心爱护自己的国家,并且劝导他们,在不违反本性和神律之下,应服从本国政府,并勉励他们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圣教会而且也不怕烦劳,不断地向教会的子女反复讲明救主所立的金科玉律:”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恺撒的,应归还恺撒“(五)这条金科玉律,明明定断了在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
  但是我们在此应当强调一点:就是既然公教人士应按良心的义务,向恺撒──政府满全一切应尽的责任,恺撒──政府却不能因此在不属于自己的权限,而在属于天主的权限的事务上,要求国民的服从。尤其在政府劫夺天主至上的权威时,在强迫信友违背自己的责任时,在迫胁信友与统一的教会和合法的神长脱离时,政府绝不能向信友要求服从。在上述情形下,公教人士,唯有毅然不屈,应如圣伯多禄以及别位宗徒们答复第一批迫害教会的人说:”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六)
对于教会的自立
  另有一点,大家该当注意。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你们都很明了我们的心情,我们很希望中国的教会,早日能够自给自足,中国的信友,可以供给教会的需要。但是你们也知道的清楚,各国为传教所收的捐款,发之于信友的爱德;因为凡是受了耶稣圣血救赎的人,彼此都互相团结,如同兄弟;而且因着爱慕天主的热情,大家竭力,使我们救世主的神国,广传普世,因此,信友们的捐款,不是为着政治或现世的利益;信友捐款的唯一动机,即为履行实践耶稣的训言。耶稣曾训令信徒们彼此相爱,以爱德为信徒的标志,这样,各时代的公教信友,都心悦诚服地互相捐助,如同圣保禄已说过当时马其顿和亚加亚的信友们,自动地捐送救济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而且圣保禄宗徒也劝哥林多和加拉太的神子们,同样地举行捐助。
对于教会的自传
  
 此外,你们国内还有人,除上面所说的,在教务上和在经济上,主张你们的教会,完全无所从属,他们又主张在宗教教理和教育和宣讲上,也要独立。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讲习宗教教理的方式,随地而异,在中国应尽其可能,以求适合中国人民的民情和性格,就合中国的遗传和风俗。这种宣讲方式,若运用得法,在你们国内,收效必丰。但是耶稣基督以天主权威所教的福音,人们有什么名分,可以各按各自的民族性,任意的解释呢?这种事连想也都算是胡想!
  宣传和讲习福音的使命,天赋之于主教们。他们乃是宗徒的继任人,又赋之于司铎们;他们乃是主教们的助手。因为这种福音,开始宣讲和讲习的人,是耶稣和宗徒们;历代保全这种福音,不染瑕疵的,则是罗马教宗和全球服膺圣座的主教们。
  教会的司牧们,因此并不是福音的作者和编者,他们不过是法定的保管人,是天主所选的宣传者。这样,我们本人,连同主教们一齐,不但可以,而且还应该用耶稣的话说”我的道理不是我的道理,是遣派我著者的道理。“对于各代的主教们,则可常给他们那句圣保禄宗徒的训言:“呵,弟茂德,你当谨守我的付托,凡支离忘本的空谈,似是而非的诡辩,都该深恶痛绝。”又可以用圣保禄的另一训言:“依恃寓居我们心内的圣神,你应谨守宝贵的付托。”我们并不是充当教授,教授人们脑海里所想出的思想,我们乃是按着良心的职责,接受实践耶稣所讲的真道。这种真道,耶稣曾严重地训令宗徒们和他们的继任人,宣传讲习。
  那么,谁是耶稣真教的主教或司铎,便该多次默想圣保禄宗徒对自己宣讲福音所说的话:“兄弟们,我明白告诉你们,我所讲的福音,不是来自人世,我既没有向人受教而得,又没有力学而知,乃完全由于耶稣的启示。”
  既然我们坚信这种教义为天主的启示,而且仗恃天主圣神的扶助,我们誓志保全这种教义的完整,我们便借用圣保禄宗徒的话:“假使就是我们本人,或是甚而从天降来一位天使,给你们宣讲一种异于我们以前教给你们的福音,那便该受人屏弃。
公教的超然性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依次你们很容易地可以看出,凡是谁若信从或宣讲异于我们上面所说的一种教理,他便不能认为公教教友,便不能再有这种荣衔了,即如那辈附和所谓”三自运动“和其他类似运动的阴险谬说的人。
  推行这些运动的人,用尽阴谋险诈,图谋欺骗朴实和胆小的人,使他们离开正路。他们故意造谣说:”谁不加入他们三自的傀儡教会,便不是真正的爱国份子。然而究其实,简单点破他们的阴谋:他们是图谋在你们国内创一个国家教会。可是这样的教会,已经不是公教会,因为已经推翻了公教的“至公性”;而天主耶稣所立的教会,则超然立在各民族之上,伸手怀抱着一切的民族。
  我们乐意把上次公函对于这一点所说的,再申说一遍:”公教教会所收的信友,不限于一个民族,一个人种,乃是以基督的神爱,普爱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人种,使他们因着基督的神爱,互相团结,如兄如弟。既是这样怎么能有人说教会替一个国家,一个政权,服务奔走,怎么能逼迫教会破坏救主所立的统一制度,分成各国的教会与罗马圣座脱离关系?罗马圣座乃基督耶稣的代权伯多禄,世世相传,直到末世。凡是基督信友的团体,若一旦跟圣座脱离关系,便像葡萄枝自树上割下了,再不能开花结果。“
劝谕
  我们于今怀着耶稣的心肠,诚切地劝谕那辈使我们伤心的人,劝他们悔改,重归得救的正路。他们该当记住,若是该把恺撒(政府)的东西,归给恺撒,那便该把天主的东西,归给天主。若是遇到世上的人,命令一些违背天主规律的事件时,就应该实行圣伯多禄宗徒所说:”理应服从天主而不服从人。“也应该记住,没有人能够奉事两个主人,若是两个主人所命的,互相冲突。这样,没有人能够取悦耶稣,又取悦于人。因此,即使为至死忠于神圣的救世主,应受窘难,便该毅然承当一切。
  至于一些甘受虐待,以忠于天主忠于教会而异于常人的人,”他们竟能为耶稣的圣名而受辱“,我们再三恭贺他们,再三用慈父心肠激励他们。在他们所走的正路上,他们要勇敢无畏地继续前进,脑中常常想着耶稣的话:”你们不要怕那些杀害你们肉体,然而不能伤害你们灵魂的人。你们却该害怕那一位能够把你们肉体灵魂投诸地狱。......你们的头发,他都根根数过,你们不要害怕。......凡是谁在人前承认我,我在我天上圣父前也将承认他,凡是谁在人前背弃了我,我在在天圣父前,也要弃绝他。“
  可敬的神昆们和可爱的神子们,为遵守天主的法律,你们应该忍受的攻击,绝不是轻易的。可是耶稣曾说为义而受难的人是真福的人。训令他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在天的酬报,充裕丰富。耶稣自己一定也将用他的大能扶助你们,使你们善于奋斗,保全信德。天主之母,童贞玛利亚,我等慈母,也必助佑你们。圣母乃中国在天之后,在今年的圣母年里,将必特别保佑扶助,使你们坚守善志,在天之中国致命先烈,也将相助你们,他们为着爱国真诚,尤其为忠于神圣救主和圣教会的赤心,坦然就义。
       
 
回复  支持[3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3-09 06:40:11 发表
圣座面对中国教会  的复杂情况

经过多年的研究,圣座清楚地察觉到,在中国的教会整体上从未陷入裂教的情况。我在香港的时候,曾用一个类比来形容发生了的情况。就历史而言,自起初中国的传福工作曾是忠于福音的:基督是唯一的泉源,而由这泉源诞生的教会,就好像一条清澈的河流,因地势的不平(历史的变幻),蜿蜒曲折。一九五零年代的政治地震使这条河的生命起了扭转乾坤的变化。因此部份河水渗入地下,另一部份继续在地面流动。按类比而言,教会的一部份成员不接受妥协和政治控制,而另一部份则为了存在性的考虑而予以接受。

有人会问:这两股水流会否有一天自由地、公开地汇合?当然,在基督圣心慈爱的浩瀚海洋里,最终会殊途同归。(胡说八道,莫非基督圣心是个大杂烩?善与恶,光明和黑暗,圣人跟罪人,天使与魔鬼都同归耶稣圣心?)但是,在历史过程中,在中国的教会有可能再一次出现有目共睹的合一吗?(既然都能殊途同归耶稣圣心,有目共睹的合一还有必要么?)

正如前文(第二段)所述,教宗本笃十六世的信函的目的,是就教会在中国的生活和福传工作提出指导思想。该信函的主要目的并非政治性的。根据教宗,中国教会应在自身内重拾迈向修和的意志和力量,而当务之急,就是消除成见和干预、分裂和默许、彼此憎恨和互相蒙混行为,为此,必须踏上真理、信任、净化和宽恕的旅程。(本笃十六教宗自己说当务之急是要坚固中国教会信德,并以教会的方法辅助他们合一!宽恕的前提是悔改,是坚持信仰真道!)

所涉及的主体包括四方面:所谓「地下」团体,即未经官方政权认可的教会团体;以及所谓「爱国」团体,即获得政权承认团体;还有圣座以及北京政府。
(所谓什么意思?各打五十大板?)
事实上,这些主体相互牵动,而形成多边关系,包括公开的和隐蔽的、明智的和轻率的、审慎的和粗暴的。因此,修和之旅将难以实现,假如圣座和北京之间缺少了与此旅程同步进行的对话,对吗?


两股「水流」之间的对话(你觉得有话可对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古话斐老不懂,但应该懂圣经吧!善和恶对话?天主跟亚当对话?

你们不要与不信的人共负一轭,因为正义与不法之间,那能有什麼相通?或者,光明之于黑暗,那能有什麼联系?
基督之于贝里雅耳,那能有什麼协和?或者,信者与不信者,那能有什麼股份?
天主的殿与偶像,那能有什麼相合?的确,我们就是生活的天主的殿,正如天主所说的:『我要在他们内居住,我要在他们中徘徊;我要做他们的天主,他们要做我的百姓。』
为此,『你们应当从他们中间出来,离开他们──这是上主说的──你们不可触摸不洁之物,我要收纳你们,
我要做你们的父亲,你们要做我们的子女:这是全能的上主说的。』)

按初步分析,我们要承认,教宗信函所表达的期盼遇到重重困难,此乃源自外来的压力,也出于这两股「水流」之间的误解。经历数十年的分隔,彼此之间已挖掘了鸿沟,又建立了围墙,因此,对教会内部造成的创伤,至今仍然存在。

鉴于寻求真理是对话的前提,由此而导向宽恕与修和。正如教宗所言,在持久冲突的状态下,不可能为当前问题找到解决方案,那么,中国教会的两股「水流」务须正视这一点,只要两者回到对伯多禄继承人的忠贞和服从的基础上,死结便可迎刃而解,只有他(教宗)才是信仰统一及精神共融的、永久可见的中心与基础(参阅梵二,〈教会宪章〉18)。


圣座与中国政权的对话

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信函中,一开始便强调现有的问题不可能在圣座和北京政权持久对立的情况下去解决,为此,信函开宗明义作出明确和公开的声明:「随时准备作相互尊重及建设性的对话」(n.4)。迄今,如此明示的善意和开放从未丝毫减弱。当然不论是圣座或中国──一个崛起的大国,双方行事的方式尽管不同,但我们不禁会问:难道寻求解决方案便遥遥无期吗?

从圣座角度来看,要进行对话(不但与中国,也与世界其他每个国家),该先创造甚么条件?

首先,有些条件是先决性的,例如:互相信任、平等对待、确立意愿,即愿意进入对话,以及遇上困难时仍愿意持续对话。圣座遵循教会建立者(基督)的意愿,维护教会的四大特性,作为对话的准则。这些特性是指:至一性,包括主教之间的合一,与教宗的合一;至圣性,包括牧者们的堪当性和适合性(译按:天主教法典377第2项);至公性(又称普世性),包括全部和完整的信仰;从宗徒传下来的特性,意谓教会的根源和架构与宗徒的承传息息相关。圣座也清楚意识到,这些特性是在每个民族的具体环境中体现和生活出来的,并密切地使真正的文化价值透过融入基督信仰得以提升。因此,在中国的教会如同在各国的教会一样,尽管在表述上各有特色,但常容许信友在实质上和感觉上,既成为十足的教友,也不失半点中国人的本色。


自从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函发表以来,已有五年之久,期间圣座与中国的关系看来是高低起伏。简而言之,容我列出最近出现在两者之间的三个绊脚石:

1. 2010年,北京当局主办全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此举使政府对教会的控制更形尖锐,尤其是三自政策的推行。与此相关,当局向所谓「地下」圣职人员加强施压,逼他们加入爱国会这个控制中国教会的机构,其目的是要使教会独立自办、失去其至公性和脱离教宗。

同时,爱国会亦加剧对所谓「官方」教会的控制,操控他们的主教、神父、敬礼地点、财政和修院(例如:当局委任一名政府干部担任石家庄大修院副院长,导致修生罢课抗议)。


2. 严格控制主教的任命,导致屡次选出具争议性的候选人,甚至这些候选人在道德操守和牧民事工上都不合格的,却得到政权鼎力支撑。这些任命都是外表裹着选举的糖衣,为此,而事后参与者往往因事态严重,便立即以信件或其他形式(向圣座)提出反对。


3. 主教的祝圣,不管合法与否,都在礼仪中被逼接纳一些非法主教的参与,他们的临在使被祝圣者和祝圣者受到良心的严重谴责。

或许有人未能妥善地接受圣座的一些反应,也许他们不甚了解,也许他们没有顾及圣座之所以作出这些反应,无非是对一些固有的价值忠信地持之以恒,这些价值皆属教会的信理和教会的传统,这样,教会的原貌才可获保障。然而,归根究底,圣座的措施总是出自对中国天主教教友的真诚的和深度的尊重。
 
回复  支持[1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3-05 16:58:18 发表
尊敬的罗马教宗
        强烈要求罗马教宗方济各、罗马教廷也必须给在2000年以前地下教会用特权祝圣的而被罗马教宗和罗马教廷错误的认为这些不合法的主教们。他们是周至教区杨广彦祝圣的助理主教王辉耀13572931586,开封教区宗长风主教为上海教区祝圣的范忠良主教的接班人张同利主教,永年教区韩鼎祥主教祝圣的史双喜主教,石阡教区胡大国主教祝圣的姬增卫主教。这些本来在特权没有收回之前祝圣的合法有效的主教们,反而不被罗马教宗公开任何,而那些非法祝圣的六位主教,罗马反而给他们合法化了。这些地下主教们随时都可以用法典1752条规定为了地下教会的生存而启用法典赋予的特权再次合法有效的祝圣大批主教。
为了保持大陆教会的纯真和生死存亡,需要祝圣主教的教区和神父可以和这几位主教联系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6 19:20:19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是不是脱离教宗?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的训导还有效么?还是不是事实?

昨是今非,昨非今是么?

爱国会改变了么?共产党宗教政策改变了么?

我们是听本笃十六世教宗的呢还是听方济各“教宗”的呢?

对自办如此例为分裂而坚持真理比放弃正义与真理而产生的深远影响为更好,左盗自傲自取耶稣也随他看来耶稣不大仁慈,右盗就不同了耶稣了表态,今天的自办教没有悔改痛心改过仍然始合一共融无望他们深陷无神论之中在偷偷看风施舵。罗马强扭的协议放弃原则而想换回一个合一共融,但这合一共融不是罗马说的算,罗马只被所谓的承认但在看无神论脸面包括主教的任命。时代变了教会也变吗?死去的人都可赦免他的公开恶表,结婚离婚再结婚可以领受主的体,那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教会七件圣事还有用吗?难道教会的法律不是天主的爱吗?天主十诫在天主爱以外吗?践踏教会法律难道不是践踏天主的爱吗?如果践踏教会能使更多人认识耶稣进他的教会那人们都来践踏耶稣和他的教会吧!
 
回复  支持[2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6 04:41:52 发表
黄昏,是白日变成黑暗的灰色过程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4 11:28:57 发表
中梵临时协议,如中国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两年后就自动作废了。
 
回复  支持[5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19:05:40 发表
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是不是脱离教宗?

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的训导还有效么?还是不是事实?

昨是今非,昨非今是么?

爱国会改变了么?共产党宗教政策改变了么?

我们是听本笃十六世教宗的呢还是听方济各“教宗”的呢?

 
回复  支持[8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12:57:01 发表
斐洛尼枢机是完全是违背良心的在普及所谓的“善与假慈悲”。
中国的实际情况完全与梵的理想而背道而驰。
 
回复  支持[7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03:13:29 发表
有人说茹达斯是爱耶稣的,他出卖耶稣是为了得到钱,并没有害死耶稣的心。可耶稣说,这人是有祸的,不如不生这人好!
 
回复  支持[8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02:00:52 发表
能不能说说什么是“在方式上我们不是误的“? 在哪些地方和在哪些事上?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01:49:5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宽恕,接纳和共融需要重新任命和提升为正权主教吗?

someone must out of his mind!

Someone must be out of his mind.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01:48:4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宽恕,接纳和共融需要重新任命和提升为正权主教吗?

someone must out of his mind!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3 01:45:45 发表
宽恕,接纳和共融需要重新任命和提升为正权主教吗?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2-22 23:29:48 发表
1. 2010年,北京当局主办全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此举使政府对教会的控制更形尖锐,尤其是三自政策的推行。与此相关,当局向所谓「地下」圣职人员加强施压,逼他们加入爱国会这个控制中国教会的机构,其目的是要使教会独立自办、失去其至公性和脱离教宗。

同时,爱国会亦加剧对所谓「官方」教会的控制,操控他们的主教、神父、敬礼地点、财政和修院(例如:当局委任一名政府干部担任石家庄大修院副院长,导致修生罢课抗议)。


2. 严格控制主教的任命,导致屡次选出具争议性的候选人,甚至这些候选人在道德操守和牧民事工上都不合格的,却得到政权鼎力支撑。这些任命都是外表裹着选举的糖衣,为此,而事后参与者往往因事态严重,便立即以信件或其他形式(向圣座)提出反对。一一菲洛尼

【当局向所谓「地下」圣职人员加强施压,逼他们加入爱国会这个控制中国教会的机构,其目的是要使教会独立自办、失去其至公性和脱离教宗。】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脱离教宗?老肥,这话今天还算数么?
 
回复  支持[2反对[0]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