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期间,国内神父被当局加强舆论监控

时间:2020-02-22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天亚社.香港讯】自从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后,当局除了堵截武汉及湖北人外出外,还严控舆论,尤其是针对网络资讯进行筛选及删除,并拘留、警告发放讯息人士。

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武汉警方训诫八名「造谣者」,而当中就包括二月七日去世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他是在知悉疫情后,发出有关病毒预警的医护人员之一。

 当局历来都会在大型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进行舆论防控及对有关人员严厉惩处,不允许民间质疑及发声,只在官方掌控的媒体上发佈统一口径的资讯。

这次武汉冠状病毒爆发后,政府依旧采取了最高级别的舆论防控,网络上大量删除有关武汉病毒的资讯,无视民众的求救及呼吁讯息,当局还控制并警告众多异见者,不允许他们发声。

来自张家口的伯多禄神父对天亚社说,在一月廿八日,正值新年期间,当地政府部门就致电警告他不要外出及保持静默,「他们(政府人员)同时警告我不要在网络和私下发表任何言论,包括宗教和疫情的。」

他续说,之前也有过多次这种情况,但只是要求他不要外出和接触身份不明的人,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在网络上发表关于中梵关系的言论。「但这次却要求我什麽话都不能说,跟禁言一样。他们还告诉我,我做什麽他们都知道,让我小心点。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我的监控。」

湖北医生阿美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后,医院领导跟他们开会,要求任何人不允许在网络上发表关于疫情的言论,也不允许透露任何有关档案、图片和视频,如果发现会给予严厉处理。

她对天亚社说,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她认为可能是因为武汉的医生在网络上发布关于疫情资讯后,他们这裡也严控了。

但阿美坦言,「官方发布的资讯与实际的情况完全不符」,让她难以接受。她又说:「我们真的太难了,防护措施根本达不到标准,还要让我们往前衝。政府和医院领导只会开会,给我们喊加油,但这些口号还不如实际行动,给我们配备口罩和防护服之类的。真不知道我们这些医护要是倒下了,那些来求救的人会怎样?我们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渖阳教友甄大伟之前因在网络上发表言论而受到监控。他表示:「国保大队二月一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要外出,在家好好呆著,也不要上网留言。」

他对天亚社说:「自从几年前,我发表关于人权的帖子被国保大队训诫后,一年中,他们总要问我几次在做什麽之类的,有时也叫我到他们那边去问话。」

他续说,尤其每到特别的时节或教会的大型活动,政府人员都会打电话给他,要求他不要发表言论。「我感觉他们现在是完全没有自信,并且是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和言论自由。」

河北一位长期被当局监控的教友斐理伯也在疫情爆发后接到了国安的警告,「他们明确警告我不要在疫情期间发表任何言论,尤其关于信仰和疫情的,说这不利于国家对疫情的控制,要求我配合他们的工作。」

因他多次发表关于人权及教会的言论被当局监控,工作及生活造成很大障碍。但他相信一切都会过去。「当局的监控手段无非就是逼迫你去跟他们合作,而当你真的豁出去,他们也就没有其他手段了。」

斐理伯指出:「在疫情发展到如此不可控的阶段,已经是人祸,是中共体制所造成的,尤其他们对舆论的监控,导致人们得不到真相,不知道疫情危险有多可怕,距离自己有多近,人们还沉浸在中共媒体营造的繁荣景象当中,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续说,当局采用统一口径的宣传手段,给人们洗脑,现在人们根本就不会知道什麽是真相,「从武汉警方训诫八名发布预警的医护人员,那麽多人给点讚就可得知,无知的人太多了」。

一位在体制内的消息人士透露,高层已经开会研究,在疫情期间加强对异见人士的监控,避免舆情紊乱或者发生颜色革命。「中共不怕疫情的发展,最怕的是疫情期间的舆论导向,怕发起民变而政权不保。」

公民记者报道疫情后被失踪

另外,公民记者方斌早前在武汉当地医院进行采访,指政府应对疫情不力,造成众多民众死亡,之后就与外界失去联繫。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陆记者认为,方斌失踪,是因为他触及了政府的底线,因为「在国内,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

他对天亚社说:「每当国内有重大事件发生,当局都不会允许媒体和个人就事件发声,特别是为真相发表意见或报道。政府只会容许采用官方拟定的报道。而方斌却恰恰没有遵循政府的惯例,真实报道了疫情,从而遭到当局抓捕。」

他指出,中共一直都对舆论进行监控,比如武汉疫情早期,八位「造谣者」之一的李文亮医生,就是本著职业操守发布了有关疫情信息,却遭到监控部门以造谣名义,对李医生等人进行训诫处理。「这说明中共一直都在对舆情进行实时监控。」

对于方斌的失踪,这位记者并不感到惊讶,「他(方斌)失踪实际上是中共惯用的对待不听话者的惩罚手段,先让对方失去自由,不能发声,之后再以刑讯的手段令对方认罪,最有可能是以『寻衅滋事』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他刑。」
 
上一篇:98岁南阳主教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康复的最年长患者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债千万,导致无法支付修道人生活费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