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未获教廷承认的中国地下主教拟私圣主教,被拣选者拒绝接受

时间:2019-08-17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天亚社.香港讯】中国教会「地下」团体有据称受秘密祝圣而不获教廷承认的主教,拟计划私自祝圣主教,有被拣选的神父断言拒绝,认为私圣跟爱国会非法祝圣主教没有分别。

不获罗马认可的上海地下团体主教张同利拟订的计划,已引起了部分地下教会成员关注。

据闻张同利在中国教会特权时代,于一九九九年获河南省开封教区「地下」教会团体的宗长风(1932-2011)助理主教秘密祝圣,视为上海教区范忠良(1918-2014)主教的接班人。然而,教廷一直未承认其身分,并禁止他管理教区。

张同利对天亚社承认,的确有打算私圣一批主教,但现在没有决定,「正在忧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张同利称找过三任曾在香港服务的教廷代办──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枢机、刘裕政(Eugene Martin Nugent)总主教和尤安泰(Ante Jozić)候任总主教,「他们都只是让我好好保持圣职」,而「我没有做过一次违法圣职的罪和事」。

他解释,前几年开始,有些人找他祝圣六品或神父,包括「地上」团体不愿意让爱国会主教祝圣的修士,甚至祝圣主教,但他都一一拒绝。

但他说:「我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拒绝是一种罪恶,天主为教会增加新血,我怎么会阻止了教会的发展呢?」

他又认为,一些「地上」团体的修士不愿意让爱国会主教祝圣,多次找他,「他们愿意为忠贞教会的信仰作证,为了保持纯正的传统的完整的信仰」。

他又说,教会现在圣召锐减,如果他不祝圣那些修士或神父,他们就会慢慢的失望透顶而被迫不得不选择结婚,「我如果不祝圣他们为神父,我就深敢我抹杀了圣召,我对不起天主,我有罪恶感」。

张同利又称,他咨询过几位主教和神父,「他们说主教就有祝圣神父的权利,在现在协议后,梵蒂冈的妥协和出卖信仰,国内教会已经更加乱了」。

他不讳言,若再有神父找他祝圣为主教,「为了忠贞教会的延续,我不能再拒绝了」。

张同利又说,目前还有几位在特权时代获秘密祝圣的主教都计划祝圣主教和神父。他认为:「梵蒂冈都不给地下批主教,如果教会真的像文革时期那样软背教,我们应该像范学淹大主教一样(秘密)祝圣(主教)。」

获拣选的神父拒绝接受祝圣

然而,天亚社接触到拒绝被招揽的若望神父,他不认同张同利的做法,认为「不能以错制错」。

他不讳言:「即使教宗方济各出卖了我们,而我们确实艰难,但现在不是范学淹主教时代,至少还有神父。」

他又说,「我们该相信天主掌管一切,不会让邪恶掌权太久」,并强调:「在教规教义原则上不能含糊,否则跟爱国会没有两样。」

不过若望神父坦言,由于目前中国教会的情况,「我也没有反对他们」。他们「自以为是为教会着想」,虽然不知道梵蒂冈会有什么反应。

另外,地下教友保禄也表示反对,指出「再不能先斩后奏,因为特权已被取消了」。

保禄对天亚社说,此举将会给地下教会更大的乱局,因为「有人带头私圣,就会有后边人跟着仿效。」

他又认为,「政府对教会的一举一动,不会放过,更不会容忍地下教会自圣主教」,这样做只会为教会招致更大的迫害。

他强调,这也有违前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会的牧函,「他首要要求是『地上』『地下』教会合一,只是爱国会不合教义,所以才无法达成。总之谁自圣主教谁就是分裂教会,我们就要反对他们」。

教廷批准中国地下主教「先祝圣、后通报」的特权

教宗本笃十六世二零零七年致中国天主教徒的牧函中把所有特权撤销,但在牧函纲要的附录中指出,「若因特别情况所需,教区主教或暂时管理教区的人士,可以向万民福音传播部申请新的和合时的特权。圣部将会研究有关的申请,必要时会呈交教宗考虑」。

据香港教区圣神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林瑞琪博士在二零一一年冬季号的《鼎》指出,「先祝圣(主教),后通报(教廷)」的特权缘于保定教区范学淹(1907-1992)主教。

范主教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劳改后,于一九七九年获释返回教区。但因当时全国许多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已逝世,他自己也年事已高,认为中国教会处于非常时期,所以在一九八一年自行秘密祝圣了三位神父为主教。

事后,范主教向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呈报请罪,而教宗的回复指范主教此举完全合乎他的意思,为此给范主教宗座遐福、并给予他特权,在一切事上,范主教可先行裁决处理,而后再向教宗汇报。

因应范主教率先以事态紧急为理由祝圣了三位主教,而教宗在审视当时的中国实况在各位老主教的表现之后,给予了所有由教宗庇护十二世在一九四九至一九五五年所任命的老主教,有选任主教的特权,并许诺受祝圣者会得到教宗的认可。当时属这一界别的主教共有九位。

虽然大部分地下主教都获教廷事后认可,但至九十年代有少数几位未获接受。

有教会消息人士指出,不获接受的原因不一而足,包括当时教廷已希望与中方改善关系,承认获政府认可的地上主教,同时达致地上地下合一,不想横生枝节。

此外,由于地下团体早年的培育困难,有部分私圣主教被认为水平欠佳等等。

近年最为人瞩目的私圣事件,发生于二零一六年。声称于二零零五年特权仍有效时,在未有教宗批准下获老主教私下祝圣为「正定教区主教」的董冠华(亦称董关华),表示已秘密祝圣了几位神父为主教,以至被当局带走。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中梵就主教任命问题签定临时协议后的翌日,教廷宣布教宗方济各决定将非法祝圣的「官方」主教重新接纳到教会的共融中。该八名非法主教是郭金才、黄炳章、雷世银、刘新红、马英林、岳福生、詹思禄,以及于二零一七年去世的涂世华。

有教会人士认为,在中国大陆官方教会的非法主教既然已全部跟教会共融,教廷也好应该着手处理地下教会这一批约有五至六位私圣主教的身分。

上一篇:北京:闽东教区神父接受「爱国」培训;「这还是天主教会吗?」下一篇:集宁姚顺神父获祝圣为教区主教,成中梵协议后首位晋牧司铎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债千万,导致无法支付修道人生活费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